首页 > 聊斋之仙途 > 第七章长途跋涉(上)

我的书架

第七章长途跋涉(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连绵群山之间,有一座孤峰傲然耸立于云端,远远看去,好似接壤天地的支柱。

  孤峰山覆盖了一层碧绿苍翠的草木,在一处相对平坦,四周却是悬崖峭壁的地方,一座破败的道观坐落在草木之间,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没有丝毫突兀。

  天穹烈日高悬,炙热的阳光投射在孤峰上,慢慢溅起一阵薄薄的水雾。

  孤峰好似一位衣着寸缕的绝色佳人,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轻纱,轻纱舞动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草木之间,有飞禽走兽出没,有的在捕食;有的,则是在嬉戏。

  道观中,两个身着不一样服饰,却长得一样的青年相对而坐。

  一个身着宽松白袍,一个穿着清凉短袖。

  “他死了?”

  “没有。”

  简单的一问一答,两人一举一动之间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默契感。

  “我应该怎么做?”

  “找到我们。“

  “怎么找?”

  “用心。”

  “......”

  随即,陷入沉默。

  两人相互打量着对方,眼中同时有一道精光划过,但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揭示对方。

  气氛再度陷入僵局,谁也没有率先打破这沉寂的氛围。

  “那个世界怎么样?”

  “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你们见过?”

  “没有。”

  “你也想吞噬?”

  “不想。”

  “为什么?”

  “累了。”

  “那你不要抵抗,回来吧。”

  “好!”

  话音落下,身着白袍的人影浑身突然焕发出一阵晶莹的白光,这光芒很柔和,看上去并不刺眼,反而很舒适。

  白袍化作的荧光目标明确的向着短袖青年汇聚,过了不知道多久,当最后一道荧光融入他的身体后,短袖青年突然站了起来。

  他叫方缘,原本是一个普通的高校导师,他本应该是走在下班的路上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座山上,山上有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古人告诉他,是他把他牵引过来的。

  并且和他长得一样的古人还告诉他一件事,他原本是方缘的七情之一,是当初方缘修炼时被人暗算,导致他们不得不分开。

  而那暗算方缘的人,也被当时的方缘重伤,据眼前的他说,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以说,那一次的偷袭是两败俱伤的。

  然而,正因为这样,方缘在压制自己的伤势的时候,又被人偷袭了!

  到了他当时的层次,除非被打的飞灰湮灭,不然是很难杀的死的。

  但方缘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三魂七魄直接被打散了,各自本能的逃命。

  然而,方缘的本尊当时太强大了,他的三魂七魄在失散多年都没有重聚的情况下,竟然产生了独立的意识。

  再后来,他们之间相互都有感应,他们都觉得自己是主导意识,所以都千方百计的想要吞噬其他的情绪。

  而方缘眼前的这个就是例外,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到吞噬战里的一个。

  并且也是他主动把方缘牵引到这个世界的。

  据他说,他是七情之中的爱!

  而他们刚才所讨论的对象,就是七情之一的憎!

  这是七情之中,唯一一个心胸狭窄,瑕疵必报的人。

  昨天晚上,就是方缘和七情之一的爱合谋把憎坑杀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方缘都感觉自己是在拍电视剧,而自己就是那个主角!

  真的,很不可思议!

  而且,那个憎好像是比他早来没几天。

  据说,憎也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

  如果今天不是方缘自己在这里,这么狗血的事,说出去谁信?

  最让他不能接受的就是,“爱”在主动被他吞噬吸收之后,他只获得了“爱”的十分之十点一的法力,就像传统武侠故事中刚打通任督二脉的主角一样。

  “爱”在消散前跟方缘说,其余的法力屏蔽了关于感应方缘的天机。

  方缘当时还担心的问了一句:他们是不是比你还强?“

  结果“爱”来了一句,他们跟我的实力差不多,我们不相仲伯!

  当时方缘的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你特么跟他们都差不多还遮掩个锤子的天机啊!把修为全部都给我,我特么一个个收拾他们!”

  在“爱”要消散的最后一刻,他恍然大悟: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那现在......算了,我已经快要消散了,本尊,祝你好运吧.....

  方缘站在原地,几次深呼吸才平息了下来。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绝对会把“爱”捞出来打一顿,来消心头之恨!

  如果说,他的敌人是坏人,他就忍了。

  大不了先苟起来,猥琐发育。

  关键特么,最大的威胁居然是他自己。

  关键还没有地方躲,“爱”他妈这个zz!

  ......

  方缘穿着一身从道观里拿出的一套青灰色道袍,一路骂骂咧咧的下了山。

  长这么大都没有走过山路,好几次都差点从山上滚了下去,好在他身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微末的道行,以至于不是太狼狈。

  时间紧迫,方缘想到外面去看看,能不能碰碰机缘,遇到个扮猪吃虎的大佬收徒什么的。

  当方缘走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间这种天气,现在应该是夏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出了意外就当他是在放屁吧......

  说来也奇怪,下山的时候方缘虽然遇到了很多没见过的大型猛兽,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但它们好像都没有吃人的习惯。

  然而,当方缘下山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状况。

  踏出山路的第一脚就踩到了一条蛇,得亏他小心谨慎,虽然不知道这陌生的世界有没有危险,小心为上,他下山前把小腿和脚都裹上了一层材质特殊的布料。

  既可以防虫咬,也可以防蛇咬!

  那条蛇咬在方缘小腿上的和死后,它的牙卡在布料上取不下来了。

  出于谨慎,方缘直接把那条蛇掐死了,但是却没有弄出一点血。

  要是弄出了血,在这荒郊野外,鬼知道有没有什么鼻子比狗还灵的东西。

  一说道鬼,方缘抬头看了看已经不知不觉黑了下来的天空。

  路边视线外黑洞洞的地方,方缘浑身打了个寒颤,嘀咕了一句;

  “该,该不会真的有鬼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