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二章 被赶儋州!

我的书架

第二章 被赶儋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姐在里面!”

  “我是来见她的!”

  “小姐不愿意见你!”

  来人心不甘,只得退出别院。

  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人,也知道这人只听他家小姐一人的话。

  无奈,他回到用实木制作的钓鱼台。

  坐在椅子上,拿起鱼竿。

  “噗通…”

  可能是水面上阳光比较刺眼?

  他微微的眯着眼,盯着水面的鱼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良久,一个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哎哟!”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想要起来行礼。

  一双大手微微一按。

  “这不是在宫里,你我二人,不用如此!”

  “是是,是!”

  他还是站了起来,站在一旁,弯着腰,等看似不修边幅的男人坐下。

  他才在一旁坐了下去。

  “范建呢?最近在忙什么!”那人拿起鱼竿,抛进湖水里。

  同身旁的人一样,他也没有挂耳。

  “忙着调度呢!您真的决定了?”

  “你指什么?”

  “您御驾亲征的事儿!”

  “对这事,你怎么看?”

  “臣,唯您马首是瞻!必当身先士卒。”

  “明天约上范建,咱三人,多久没在一起钓鱼了?”说完,男人起身也不看沉于水面的鱼漂。

  一挥衣袍,一群人赶着马车,接踵而去。

  待到马车走远,这人才挺直身子,看了看沉入湖面的鱼漂。

  伸手,一下抓起鱼竿,一条肥大鲤鱼被他拽了上来。

  “好家伙,带会稽查院找费老头炖个汤!”说完,他看了一眼远处,丢下鱼竿负手离开。

  看来,暗地里给主子献殷勤的人,不少呢。

  两个男人的离开,让太平别院又安静了下来。

  叶清眉站在厨房,看着忙前忙后的小七。

  “你今天进我的书房了!”

  林峰心里一慌,手里的陶瓷碗晃荡一下掉在地上。

  不过碗却是没有摔碎,碗里的水却是洒了一地,碗也滴溜溜的在地上转着。

  林峰摸摸头:“没,我没有去!”

  “进去看什么了!”

  “就看了您写的……”林峰急着捂住嘴巴!

  “认识字吗?”

  “不认识!”林峰赶紧摇头!:“您没有教我!”

  “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

  “三月初二!”

  “日记本上看来的吧!”

  “……………”林峰心里冷汗直流!

  果然,能够成为传说,是有她原因的。

  “去儋州吧!我让小竹竹送你过去!”说完不等林峰说话,那粉色背影却是消失。

  “喂……”

  叶清眉回到房间,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你,也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吗?

  那么,我就更加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做我想做的事了。

  我相信,你也会接着我的理想走下去的。

  因为,你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

  在颠沛的马车里,林峰什么也不能做。

  掀开布帘,那个赶着马车的年轻男人回头看着他。

  “怎么了?”

  “想,尿尿!”

  马车停下,林峰从马车里下来。

  走到路边,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瞎子这才转过头去。

  林峰跑的飞快,同样,被抓回去的时候,也是飞的飞快。

  “你为什么要逃!”

  “我不是逃,我是跑!”

  “都,差不多!”

  夜晚,月亮从月牙,变成了月饼。

  空气,也逐渐变得潮湿,隐隐还有一股咸腥味。

  是了,经过半个月的行程,他们快到儋州了。

  “明天就到了!不逃了?”

  “我是跑,不是逃!”

  “都,差不多。”随后,瞎子抱着铁钎不在理会林峰。

  林峰沿着山路跑了一夜,其中他做了很多工作。

  树叶捎去脚印,倒穿着鞋子。

  从小溪里爬过!

  一夜,他走过了之前所有的路。

  好在他从小的锻炼,要不然,就他这身板,怕是早就被春寒冻死了。

  日过三竿,林峰找了个水塘,喝了很多,很多很甜的水。

  他觉得,自己应该骗过了瞎子。

  “小姐说,喝生水,容易死!”

  “噗………”

  林峰嘴里的水喷的满天都是,透过阳光,他都看见了彩虹。

  像是斗败的公鸡。

  林峰低着头,脚步虚浮的朝那个怀抱铁钎的瞎子走了过去。

  然后,一头歪倒下去,人影一晃,他被瞎子拦腰抱住。

  “是个人物!难怪小姐提前把你送走。”

  林峰醒来,自己已经在儋州。

  在一家客栈。

  桌上一个信封,一袋银子。

  林峰晃晃头,让自己变得更加精神一些。

  他没有去看银子,也没有开门,去追瞎子。

  他知道,自己怕是真的回不了京都了。

  可是,他真的不甘心。

  “我知道,你可能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我也知道你想做什么,你太小了,等等吧!等我成功,或者,等我失败!他,我还是相信的,放心!我留有余地。

  个自安好!

  勿念!”

  坐回凳子,林峰心神有些失落。

  不是他不想做什么,而是他这身子,真的不支持他去做什么。

  三岁的孩子,能够做什么?

  说出去,怕都是没人相信。

  于是他收好信,收好银子,他得在儋州立脚。

  既然她没有把我送去老夫人那里,那么她就有着自己的打算,自己也不太好意思去打搅他人。

  于是他吩咐店家每日三餐准时送进房间就行。

  而且,是两个人量!一大,一小!

  毕竟,瞎子拿着铁钎的模样,还是很吓人的。

  现在林峰,只能期盼这群人,晚一点发现自己是独自一人呆在房间。

  毕竟,五竹叔是不知道钱不露白这种道理的。

  这一点,从每次店小二送餐时那左右探望的眼神就能看出。

  最近,林峰也没有闲着!

  夜里,深时,都会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客栈溜出去。

  带着美味可口的食材,去那儋州无人区。

  第一次去,自己差点没能回来!

  艰难的洗过身上的污垢,丢掉一身被抓的破破烂烂的衣服!露出一身的血红抓印。

  林峰嘴角微微一扬!看来明天得多“偷”些吃食了。

  同样的日子,林峰过了大概有半个月。

  半个月后,他开始正常出入客栈。

  同时,自己屋里只有自己一个小屁孩和好多银子的事儿,也被有心人知晓。

  林峰走过大街,暗地里,有着些许人悄悄的跟着。

  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行走的财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