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三章 乱起!

我的书架

第三章 乱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处理他们?”

  儋州港,无人区!

  三个身高体重的男子被一群身穿破烂衣服的男子团团围住。

  “捣碎,和泥丢进港里喂鱼!”说话的,是其中一个孩童。

  奶声奶气,却也老气横秋。

  周围的人忍不住一阵寒战。

  这位罗刹的手段,他们是见过的。

  他们都是逃难到儋州港的,有从西边过来的,也有从线上退下来的。

  皇帝陛下对西边攻势越来越猛烈了,战事也是节节胜利。

  况且,他们还听说,皇帝陛下要御驾亲征。

  前线士兵,更是用足了劲道,打的西蛮节节败退。

  可是这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不管不行呢!那位小罗刹,好似对这些消息比较感兴趣。

  他们可以用消息,换吃的,穿的。

  他们都是逃难,或者逃兵,为求生机才躲到这儋州港。

  而这位小爷!是唯一一位能够改善他们生活的人。

  他们不敢做出什么过激举动,就算是有的,也被他亲手捣碎,和泥喂鱼了。

  其中一人得道指示,邀功一般,举起一根粗大的石头柱子,狠狠的朝地上被困成麻花的一个胖子头上捣去。

  那人来不及呼喊,鲜血混合脑浆,流了一地。

  透着血色,阴红色的鲜血,和泛白的脑浆,格外的吓人。

  一阵风吹过,林峰不禁拉了拉厚厚的衣服。

  而那一群穿着破烂衣服的人,好似没有任何感觉一般。

  地上的其他两人,早也吓得昏死过去。

  冰冷咸腥的海水浇在剩下两人的脸上。

  他们二人醒来的一瞬间,屎尿屁齐齐被吓得喷了出来。

  一时间,空气中夹着让人作呕的气息。

  众人都受不了,反身捂鼻干呕。

  唯独林峰,眉头一皱伸手在鼻子前晃了晃。

  “我要知道是谁在打我口袋的注意,明天客栈等消息。”说完,林峰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人。

  “谁说,谁活!”

  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两人挣先恐后的声音。

  一群乞丐中,一个中年男人朝另外一人点点头。

  地上的两人被他们拖着腿,拖到两处破烂桥洞。

  林峰回到客栈,安安稳稳的要了夜宵!

  叫了洗脚水!

  看着来回张望的店小二。

  林峰用奶身奶气的声音说道:“小二哥哥,一个胖子哥哥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说完,林峰从口袋掏出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血红色鹅卵石。

  这是无人区废港特有的鸡血石。

  店小二一愣!

  “我不认识什么胖子!小朋友怕不是认错人了!”

  “不会的,他说的就是你!”

  出于无奈,店小二只能接过。

  石头还有些潮湿,隐隐约约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难道这血红石头,真的就是鲜血染成的不成?

  走到楼下,店小二随手把石头扔在客栈一角。

  他有疑问,自己明明已经给了胖子足够多的消息,为何!这小家伙还能活着回来?

  不行,明天他一定要亲自去问个明白,要是胖子不敢干!他就只能换人了。

  毕竟,那么一袋银子,怕不是有好几百两了呢!

  有了那么些银子,他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就算是京都名媛,他怕是都能够一亲芳泽了吧!

  回到住处,店小二却是有些心神不宁,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三月的海边,还是湿冷的。

  一大早,林峰起了床,客栈里却是有了人。

  仔细一看,原来是西边桥洞那几个家伙。

  换了衣服,个个都人模狗样的了,林峰都差点没认得出来。

  挥手,叫来好吃的,好喝的!

  林峰坐在一张大桌边上!那几人见状,也跟着坐了过来。

  “来的就你们几人?”林峰看了眼前周围的五人。

  比他想的要少了许多。

  不过,也强了不少。

  “少爷,就我们几个了!其他的明面不好动。”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开口回到。

  “问出来了吗?”

  “咚咚…”那人敲了敲桌面。

  林峰点点头,他心里有底了。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是你们先找的我的麻烦,那么,就别怪我了。

  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林峰起身朝客栈外走去。

  “那两人呢?”

  “按照您的吩咐,把他们沉了。”

  “京都的打探,得加快速度了。”

  “是!”

  几人连忙点头。

  “头,为什么我们要跟着他?”一个留有胡须的男人问道。

  “对呀,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其中一个秃头也是很不解。

  五人中,中年男人稳重!留有胡须的男子精明,光头,憨厚。

  剩有两人,一人身材高大,面容却是阴冷,一人显瘦,笑容倒是和煦,不过二人都不能吃说话。

  因为,一人是聋子,一个是哑巴!

  看他们身上的伤,二人极有可能是从前线退回来的。

  聋子是被削掉了耳朵,两个耳朵都被削掉!

  而,哑巴,是被人割了舌头。

  这是军营窃听,和嚼舌的惩罚。

  林峰来到诚西,这里有个极大的庄园,庄园的主人,是个老太太。

  听说老太太是京城里司南伯爵的母亲,选择来这里养老。

  城里的居民们都知道司南伯爵似乎很受皇帝陛下的赏识,一直没有依照法例外派,而是留在京城的财政部里做事,所以大都对那个院子表示了足够的礼貌敬畏。

  但小孩子是不懂这些的,林峰现在就是个小孩子。

  他会偷偷跑进院里,去“偷”些吃的,时常也会留下些好玩的,比如海螺壳,螃蟹抓,也会留下好吃的,比如水果和生牡蛎。

  老太太是个好人,知道了林峰时常来,一般都会让人把他带来的生牡蛎做好了放在厨房,外加准备一些个其他的吃食,不华丽,不昂贵,简单的家常便饭。

  做的细心,都是剩饭剩菜。

  而林峰,也会准时出现。

  他不光是吃饭,他也会做些什么。

  老太太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收到范建的家书!

  而范建会把京都大小事都讲给自己的母亲听。

  所以林峰来这里,不光是吃饭,更是为了那一些消息。

  虽然不可能有着重要消息,可是从一丝蛛丝马迹,他也能判断京都局势。

  吃完饭,林峰悄悄跑到中堂,要是他没有记错,今天就是京都来信的时间。

  果然,中堂客桌上,放着一封已经拆开的信。

  林峰赶紧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入眼的,让他眉头一皱!

  这是一封关于范建出征的家书!

  一封让老母亲放心的普通家书!

  可是在林峰看来,是那个男人开始谋划的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