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七章 来了!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一直都在掐着时间!

  特别是当时间进入庆国纪元五十七年!

  每半个月,就有信息从京都传来。

  基本上都是关于流晶河畔,太平别院的。

  期间,他也收到一封监察院的来信。

  信中内容简短无比。

  “有何证据!”

  林峰只能在信中扯谎,自己是天脉者。

  能够洞察未来的天脉者,而小姐当年救他,也是因为这个。

  可是当这封信送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音。

  “小主,有消息了,京都传来消息,按照您说的方法,查出流晶河畔果然多出很多陌生面孔。”这时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串进客栈,满头大汗,神情恍惚,喘着粗气,咽着口水说道。

  林峰看着浑身灰尘的男子,心里虽然捉急,不过还是安排人让他先去洗浴休息,那事也不急于一时。

  如今的林峰,也有六岁,不过神行举止别起一般成年人更有气势。

  王霸之气这种东西,用来形容是最好不过。

  来人喝了两口水,摇摇头:“小主的事情重要,我跑死五匹快马,也用了将近十天左右,要是真出事小主得赶快做出定夺了。”

  “怎么用了那么久?”林峰有些意外,正常速度也就半月左右,这种快马加鞭,怎么可能用时这么多。

  “半路多了很多明里暗里的档口,陌生面孔只进不让出,我还是亏了多年经营,和多方打点这才出来,绕了个大圈这才来的儋州。”

  林峰眼神微微一眯,一股无形气势把本就累的不行的探子给惊的瘫软在地。

  林峰一愣,赶忙吩咐人把这探子带下去,好生款待。

  而自己却是出门取得快马,独自一人往京都赶去。

  此去不为别的,只是远远的看着。

  救人?就他这身子,不折在那里就很好了。

  举国之力只为杀一个女子,这样的魄力,也就只有庆帝这样的枭雄能够做得出来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林峰是挺佩服庆帝的,可是从小姐对他的养育之恩来说,这仇,该报还得报。

  不过,不是现在。

  他得做点什么,不能躲在儋州港顺其自然了。

  那怕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量,对上庆帝犹如螳臂当车,不过正如叶清眉说的那样,他是该接着担子走下去的。

  毕竟,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至少叶清眉是这么认为的,而林峰身为华夏人,骨子里就有着不服输的性子。

  天道不公,顶天而上。

  天都不怕,还怕你个鸟庆帝。

  ……

  ……

  林峰跑死了三匹马,终于在进京都途中,见到了那个瞎子。

  他一人,一钎,一背篓。

  反映着月光,老远的林峰都能看见铁钎上那顺滴的阴红鲜血。

  瞎子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容貌,用万年冰山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林峰一夹马肚,黑色马儿一声撒叫朝五竹行来的方向奔跑过去。

  林峰还没到,身后丘陵却是杀出一骑黑旗士。

  随后铺天盖地的箭雨朝五竹方向射去。

  身后追杀的杀手没想到那个身有残障的少年是个深藏不露的强者,一路追赶途中折了不少人手。

  而让他们更没有想到,丘陵后还有那人的援军。

  “黑骑,是黑骑。”一群被箭雨射倒在地的杀手倒在血泊中痛苦哀嚎。

  黑骑兵骑在马上,身上黑色铠甲反映着天上月光,发出幽暗吞噬人魂的光芒,人人手里端着只有军队才能配置的强弩,对着杀手人群,又是一通无情射杀,加上先前的箭雨,还能支撑的杀手,只有寥寥数人。

  黑色骑兵的拱卫中,是一位坐在马车里的中年人,面色苍白,下巴上有着几根稀疏的胡须,他看了一眼场中背着背篓的五竹,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差点被殃及鱼池的林峰。

  眯着眼瞧了好一会儿林峰。

  “他是小七。”

  那人恍然,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手。

  拍手就是信号。

  分出一队骑兵冲进本就受到重创的杀手群中,白色月光,透着黑色铁甲,当真是月黑风高夜,杀人夜。

  突然,原本剩下不多的杀手队伍中,一位穿着奇特的老者,举起手中的拐杖,开始吟唱着林峰听不懂的咒语。

  林峰感觉四周的空气中,有些不知名的能量波动,如果非要说是什么的话,好似就想四周水分被突然蒸发,整个人变得很干的那种感觉。

  林峰眉头一皱,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人能够威胁到他,他皱眉的原因是,他好似从这感觉中,体会到了什么。

  那个他日日夜夜修炼的东西,好像在刚才那个老头引动空间变化的时候出现了跳动。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只见马车上的人眉头一皱,他身后便飞出一人,黑影如同老鹰,一声脆响,随即老者的吟唱声戈然而止,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如雨。

  林峰没有等坐在马车上的人发出感慨,随即驱马上前。

  “五竹叔,上马。”林峰全程,没有理会马车上人,当然,那人也没有理会林峰。

  黑骑士在确认四周安全后,就分散四周警戒,马车上的中年人在士兵的帮助下坐上轮椅,缓缓来到五竹身旁。

  看着笔直如枪般少年背上的背篓,中年男人苍白的面色这才有了一丝潮红。

  “总算是没出大事。”

  五竹捋了捋面上的黑色布条,握紧手上的黑色铁钎,铁钎上鲜红的血液顺着铁钎滴落在地,发出“滴答,滴答”声,四周尽是些被他一击致命的杀手,死者皆是被命中咽喉,或者眉心。

  留下一个圆圆的小黑洞,非常的瘆人。

  “小姐没了,我回来见着滔天火焰,火焰吞噬了整个别院,拼死,才救出小主,这件事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待。”五竹说话没有一丝颤抖,也没有一丝感情。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面露惜色,不过只是一露即隐:“这件事,我不光是会给你交待,更要给主子一个交待。”

  五竹点点头,脚在地上轻轻一点,也不见做任何动作,就落在林峰身后,准备离开。

  “你要带着孩子去那里?”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阴冷的说道:“你是个瞎子,你难道要带着你家小主去讨饭吗?”

  “你也说了,他是我家小主。”

  “这也是我的小主!”中年男人阴冷的说道:“我保证在京都给小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五竹拍拍林峰肩膀:“我不会再让自己范第二次错。”

  林峰夹了夹马肚子,可是马儿却是纹丝不动。

  中年男人知道,五竹只会听他家小姐的话,就算是自己的主人,怕也不能命令得了他,无奈他只能叹气解释:“在京都,等主人回来,一切都解决了,小主也只有在京都,才是最安全的。”

  “我们信不过你的主人。”林峰忍不住插了一嘴话,然后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

  狠狠的在马儿背上划了一下,马儿吃痛,嘶叫一声却也只是原地踏步。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抬眼看了一眼林峰,伸手挡住了身后的影子:“你会带孩子吗?小孩子会吃奶,学字,这些你会吗?瞎子,你除了杀人你还会什么?”

  “他不会,我会。”林峰看着中年男人:“跟着小姐那些年,没有荒废。”

  “小七!”中年男人面色阴狠:“你没有五竹的身手,挡不住影子的。”语气中不无威胁之意。

  “影子同样也挡不住我!”五竹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无奇,就连威胁人,也都像是讲着家常一般。

  中年男人叹口气,挥挥手,四周黑骑这才让开。

  “骑它吧!有它在,你的马儿不敢走。”中年男人拍拍手,一位穿着黑色甲卫黑骑牵着一头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前来。

  “好马!”

  就连五竹都忍不住出声赞叹。

  当然,声音还是那么平淡。

  林峰和五竹换乘马匹,一夹马肚子,白马前踢一脚险些没把他给惊的掉下马来。

  最后还是五竹在马背上拍了拍,胯下骏马这才安静下来。

  “走了!”

  “你得告诉我你去那里吧?”

  “儋州港,小姐的姆妈在那里!”

  “其实你明白的,这一切都是京都贵族做下的,只要主人回来,一个都逃不掉。”

  五竹摇摇头:“我不希望小姐的骨肉受到污染。”

  “你是怕未知的危险吧!再说,除了主人,就算是东夷四顾剑,北齐苦荷,还有谁敢保证小主的安全?”中年男人到现在,都在积极劝说。

  不过在知道他们要去的是儋州港后,总算是松了一点口。

  “去也可以,不过我得派人暗中跟着,他毕竟是主人的血脉!”见五竹皱眉,中年男人语气这才加重。

  一阵沉默之后,五竹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

  此时的林峰很想说话,可是直觉告诉他,如果他这时说话,那么就算是他能够活着回到儋州,也保不齐会突然梗死街头。

  影子杀手,不是闹着玩的。

  中年男人转着轮椅:“让我看看孩子!”

  五竹本想拒绝。

  “五竹叔给他看看吧!不看,怕是今晚走不了了。”最后还是林峰出言。

  中年男人这才得也抱上背篓里的孩子。

  看着犹如冰雕玉琢的孩子,中年男人叹口气:“果然,长的和他妈妈一模一样,太漂亮了。”

  在孩子身上找了找,摸到了两腿中的那个东西,中年男人这才把孩子还给五竹。

  “这个孩子将来必有大出息,你们一定要好生待他!”

  “废话!”五竹一拍马屁股,白马嘶叫一声,几个起伏就消失在黎明之前。

  ps:还是老样子,求推荐,收藏,投资,感谢些投推荐票的朋友!你们投推荐票的样子,真的帅呆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