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八章 犯贱?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犯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待闻着熟悉的潮湿咸腥空气,林峰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小主就先托付给你了!”身后,传来五竹平淡的声音。

  “小姐给你留了信,我放在小主贴身的地方。”

  说完,不待林峰说话,林峰只感觉一阵风吹过,他知道五竹又消失了。

  他同时也知道五竹为何消失,这次他受伤不轻,他得回到大东山疗伤,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强。

  林峰回到司南伯爵府,本该熄灯的府邸,却是灯火通明。

  眼睛眯了眯,林峰从容不迫的抱着还是婴儿的范闲进了府邸。

  虽说府邸灯火通明,可是却看不着任何仆人。

  待的林峰进了府邸,进了房间,这才有奶妈帮忙照顾范闲。

  “林小爷,老夫人说,她想见您!”奶妈接过冰雕玉琢的孩子,朝林峰说了一句。

  然后就小心翼翼的去照顾孩子去了。

  嘴里还忍不住赞叹,说她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

  林峰绕过荷塘,远远的见着阁楼上有着人影。

  是两个人影。

  推门,林峰见着一个穿着堂服的中年男人。

  略微一看,就明白这怕不是司南伯爵到了。

  细细打量,司南伯面像庄肃,五官端正,下颚留着现下流行的四寸美髯,看上去便知这人性情严肃,不好相处。

  林峰在打量司南伯爵的同时,范建也在打量他。

  暗地里,两人都给对方定了位。

  “不好相处!”

  “不好糊弄!”

  当然,林峰也不太愿意与这种官场老虎相处,怕自己一个不留神便被他给吃的骨头都不剩。

  老夫人见状,摇头叹息:“你们父子聊,我这老太婆子就先出去了。”

  “父子?”

  “父子?”

  林峰和司南伯同时发出疑问。

  “林峰陪我多年,我早就当他做自己的孙儿,你可有意义?”老太太温怒,敲了敲桌面:“如果不妥,那我就认他做义子,你们也好做个兄弟?”

  ……

  ……

  林峰看看范建,范建看看林峰。

  “我倒是无所谓!”林峰一摊肩膀说道。

  “闭嘴!”范建让林峰闭了嘴,这才朝老太太说道。

  “娘亲息怒,您说是孙儿那就是孙儿,儿子看来,还是认作孙儿比较好!您慢走,孩儿送您。”司南伯赶紧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躬身想要送老太太离开。

  “不用了,伯爵大人,峰儿,送奶奶出去!”老太太伸出手,朝林峰挥了挥。

  多年未见,还是有些怄气的。

  林峰朝司南伯爵歉意一笑,这才过去扶着老太太的手,把老人送出了阁楼。

  “好了,进去吧!别怕他,也别太过份。”阁楼门口,老太太拍了拍林峰的手,随着丫鬟慢慢离开。

  “我晓得的!”

  站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林峰调整了一下面色,这才推门而入。

  这时的司南伯坐早也恢复他那庄严的宝相。

  “小七,你倒是好手段。”

  “伯爵大人这是何意,林峰我可听不懂。”

  “林峰?好,我就当你是林峰。”司南伯放下手里文件,看着林峰说道:“从小姐把你送到儋州港起,怕是就想着会有今天吧!

  当然了,也小姐的才智,做出任何超前的事都不足为奇,可惜的是,她选错了人,选错了对手。”

  “如果您是来说这个的,您可以走了。”林峰别开一个身位,伸出一只手,做出送人的姿态。

  司南伯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摊摊手:“你别忘了,这里是司南伯爵府!”

  “您也别忘记了,这里是儋州港,不是京都,我的司南伯爵大人。

  想必您已经知道我在儋州港的所做了吧!这里离着京都可有千里。路途遥远,指不定会出现什么。”

  司南伯爵眼睛微微一眯:“你在威胁我!”

  林峰微微一笑,露出一副无辜模样:“我只是在学伯爵大人说话而已,何来威胁之说?”突然林峰睁大眼睛,伸出手指着司南伯爵满脸不敢置信:“莫不是大人刚才是在威胁您娘亲的孙子,或者是儿子不成?”

  “你…”司南伯爵伸出手,指着林峰,气的手都在发抖,最后叹了口气。

  他是明白人,也知道林峰所说的话不假,这家伙急起来,还真有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我来,是想接走小主。”最后,他还是服了个软。

  “您的意思,还是小李…你…您主子的意思。”林峰深深吸了口气,还好改了口,要不然就要出大事了。

  司南伯爵眯着眼看了一会林峰这才回答:“都有!”

  “没门儿!”

  “你。”司南伯爵指着林峰,他想过麻烦,没想过这过会这么麻烦,好家伙,一上来就拒绝,这还怎么谈,亏他还想了一肚子说辞。

  这下好了,都用不上了,在见林峰那油盐不进的样子,可是十分的生气,一想到自己又不能拿他怎样时,就更加的气愤。

  咬咬牙,范建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不接走也行,不过他必须得是我的儿子,你要知道,这也是为了保护他!”范建为了成功说服这个烦人的家伙,都已经做好了苦口婆心的准备,毕竟他来到这里的任务,就是这个。

  从之前这家伙的口风来看,怕是很难达成一致。

  不过这次,他却是要失算了。

  “可以!这个您用不着问我,反正他是谁的儿子,与我无关,我就想看着他长大而已。”林峰深深看了一眼司南伯爵,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

  “范大人,其实您根本不用和我拐弯抹角的,直说就成,扯那么多废话干嘛。”林峰摇摇头:“您这帮当官的,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您进来就说您要认那家伙当儿子不就行了,非得弯弯套套整一大堆,搞的您我都不舒服。”

  “你早就知道我来这的目的?”范建睁大眼睛,满脸的怒气,不过随即一个呼吸,就控制住了自己。

  “您怕是没有看我往京都传去的信件吧!”林峰微微一笑:“如果您要是看见了,就不会出此疑问了,当然保不定还能保住您的妹妹呢。”

  “你说什么?你往京都传过信,你也早就知道她会出事?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范建一连串的疑问,好似这一切都是林峰造成,让林峰都感觉自己罪大恶极,问的他愧疚无比。

  “对呀!我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那您知道我为何会到的儋州?您觉得一个三五岁孩童的话,会有几人信?怕不是出了这事,您也不会相信吧!话说司南伯爵大人,您知道天脉者吗?”林峰露出一口白牙,看着范建,露出一副诡异的微笑。

  林峰的微笑看的范建有些头皮发麻,这个笑容,那里是五六岁顽童该有的。

  “您看,您还是不信!”看着司南伯爵疑问的眼神,林峰微笑着说道。

  “我要走了!”司南伯有些烦躁,这家伙的眼神,微笑,形神,他都不喜欢。

  “容我再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林峰露出一口白牙,看着司南伯爵。

  司南伯冷哼一声,别过身子:“有什么,快问。”

  “您,真的是犯贱吗?”林峰微笑着看着司南伯爵微微摇头:“如果说不是吧,又怎么可能不远千里跑来这让我怼呢?”

  “我是范建没错,你那个“怼”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有我看你的眼神,好像其中透着什么我看不懂的意思,我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值得你单独问一遍?”司南伯眯着眼看着林峰,身上流露出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不过在看见林峰那诡异的笑容死,他心里就没了底。

  这次来的匆忙,根本就没带多少护卫,要是带着皇帝陛下御赐的独卫,他早就让这讨人厌的家伙吃不了兜着走了。

  范建走了,走的十分仓促,就连和老夫人打招呼的事,都交给了林峰。

  他得急着回京,就连林峰同他说再见,他也懒得理会,范建急着回京是想看看是谁,把信件从中拦截。

  同时,他也会把林峰是天脉者的消息,告诉他的主子,至于如何,只能由他定夺。

  林峰去到老太太房间请了安,自己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时常进入司南伯爵府,这里早就留有他的房间。

  回到房间,自己的床却是被一个吃饱喝足的小鬼给占了。

  “这是老夫人的意思,她说这孩子是林小爷带回家的,自然得随您睡。”看孩子的婆子见林峰进来,怕林峰有什么想法,赶紧解释道。

  林峰挥挥手:“无妨,你们也折腾一宿了,快下去歇着吧。”

  可是几个老妈子怎么也不愿意,最后还是林峰发了火,她们这才退了下去。

  看着床上熟睡的小人,林峰微微一笑,伸出手在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游走。

  “该做的,我都做了,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一身。”林峰再次强调自己是天脉者,就是希望上京的人,把目光转向自己,这样一来,这个小家伙承受的压力,或许就会小一些。

  当然,他的身份,注定一身不会平凡。

  ps:老样子,求收藏,推荐,投资三连,感谢投推荐票的大佬们,中午赶稿就不一一感谢了!反正真心的谢谢你们!希望大家在加把油,快三百收藏了,我真的好希望能够加更一次!(滑稽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