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九章 西边!(三百收藏加更!)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西边!(三百收藏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庆国纪元五十七年!

  范闲还是个无名婴儿,被五竹冒死救出,中途交于林峰,五竹独自离开,留下范闲同林峰回到儋州港。

  次年,京都司南伯爵大人来信,此子乃他的私生子,赐名范闲,字安之。

  寓意一身悠闲,随意安之!

  好无情的名字。

  随着范闲一天天长大,跟着林峰的感情也是日夜浓厚。

  不管是黑天白夜,范闲都会跟在林峰身后,而林峰,也当他是自己的亲弟弟一般疼爱。

  夜里给他讲着故事,不管是鬼灵精怪,还是神仙打架,林峰发现这小家伙都爱听。

  并且记性贼好,林峰转头给他讲完,范闲转身就用他讲的鬼故事去吓唬那些个丫鬟仆人,并且比林峰讲的还要生动,恐怖。

  每次都会把美丽的小姐姐仆人吓得花容失色,然后这家伙在抱着安慰。

  最是让林峰懊恼的是,每次有人问起他那里来的这么些恐怖故事时,范闲都会把锅丢给林峰。

  说是林峰讲给他听的,害的院子里的姑娘小姐看林峰的眼神都不善。

  不光不善,还绕着他走,那看林峰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变态的怪叔叔。

  这就让林峰很郁闷了。

  而林峰,也只能打落牙齿吞肚里,不过暗地里对范闲的训练,那是成倍,成倍的增加。

  “哥,您说灰太狼它最后抓着羊了吗?”躺在床上,范闲嘟着小嘴,抓着被子看着林峰期待的问道。

  “这个你不知道吗?”林峰看了范闲一眼:“功法修炼的怎么样了?”

  “还行,就是每次练着练着就想睡觉,对了哥!这是什么功法啊!”范闲拿出五竹留给他的小黄书问道。

  林峰接过书籍看了看,基本都是一些经脉纹路图,和修炼之法。

  “这是你娘留给你的霸道真气,可惜了只是上半卷!”林峰摸着有着神秘图案的小黄书,心里暗叹不已。

  叶清眉的目光果然还是毒辣,给什么人秘典,那么指定是最合适那人的修炼的功法。

  这霸道真气林峰也有练,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范闲进步快。

  林峰观现在的范闲,已经有着二品有于,二岁二品!

  嗯,真够二的。

  “哥哥,您说娘亲他去哪里了?我听奶奶说娘亲死了,她怎么会死?”

  “你什么时候听奶奶说的?”

  “去年吧,半夜您出去了,她以为我睡着了,进屋子里抱着我哭,还说什么孩子你要怪就怪你爸爸,是他害了你妈妈……”

  “好了,我知道你聪明,不该问的别问,早点睡吧。”

  “是哥哥你也不知道才这么说的吧?”

  林峰摸了摸范闲的小脑袋:“你别忘了,哥哥可是天脉者,只要我想知道,你的一生我也能看的透!”

  范闲露出一脸不屑:“吹牛!睡觉了。”

  看着逐渐进入熟睡的范闲,林峰嘴角微微一扬,说了差不多快十年的假话,没想到说了一次真话,还不被人相信,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突然,林峰发现窗外有所异动。

  耳朵动了动,他听见院子外有着三长两短敲击石头的声音。

  这是他和田漾制定的暗号。

  听见这暗号,林峰心里松了一口气,希望能够带来好消息。

  悄无声息,林峰翻身下了楼。

  不过在门和窗外,他都留了暗格不管是屋里人出来,还是屋外人想进入,就一定会触碰暗格,发出动静。

  这是他专门为防止范闲捣蛋设计的,这两年!他们二人简直就是神仙打架,花样百出。

  搞的整个司南伯爵府的人都云里雾里!

  看不懂二位的神仙操作!不过好在他们提前有林峰这个妖孽给他们打了预防针,现在范闲在妖孽,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林峰出的别院,别院百米外见着一个穿着邋遢,头发乱哄哄的中年男人。

  那人见到林峰,微微点点头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林峰赶紧跟上,几个起落,两人出现在东城一个小屋。

  “田漾见过小主!”林峰一跨进小屋,一个一身污垢,气味熏天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跪拜在眼前。

  “用不着这样。”林峰赶紧扶田漾起来,丝毫不介意田漾身上的味道。

  田漾往后退了退,林峰接着就跟了过去。

  最后退无可退,田漾也只能接受林峰的善意,被他扶了起来。

  “您是主子,不用这般的。”田漾看着林峰:“小主长高了,也变的厉害了。”

  林峰哈哈一笑:“你这话说的,我之前就不厉害了吗?”

  田漾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之前您是手段心性厉害,至于功夫,我是不服的。”

  “那你为何还跟着我?”林峰一笑,看着田漾说道。

  “因为您身边的那个大人!”田漾毫无隐瞒的说道:“其实在您当年去无人区前,就去过一个恐怖的人,不言不语光那气势就吓破了很多人的胆,至于后来的事,您也就知道了。”

  林峰这才恍然,原来当年是五竹叔在暗中帮助自己,现在想来也是,要不是五竹叔暗中帮助,哪怕他心智过人,怕也会折在无人区。

  “说说你,这几年如何?”林峰话题一转,面色变得严谨起来。

  看着林峰变得严肃,田漾也收拾起心态,变得严谨。

  “按照小主的吩咐,我见到了她,花了一年多时间找遍整个京都乃至半个庆国,才勉强找到一位年龄身材,样貌特真同她无二的,她才勉强答应和我离开!”说到这里,田漾看了一眼林峰眼里满是信服之色。

  “我们按照您给的路线,沿着西边一直走!跨过冰山果然找到了人活动的痕迹,她留了下来,而我却是回来给您报个平安,顺便给您带来她的信。”

  听到这里,林峰这才松了一口气!

  “信呢?”林峰急忙问道。

  田漾从贴身衣物里拿出一个用牛皮包裹的信件,可是打开并没见着有任何信件!

  林峰有些诧异的看着田漾,他不觉得田漾会说谎。

  “西边条件刻苦,所以只能用牛皮写字,您把牛皮翻过来就看见了!”田漾搓搓手,拿过牛皮翻转了过来,然后递给林峰。

  看着田漾习惯性的搓手,林峰有些心疼,看来西边的条件,真的太过于艰苦了,不过他相信,以她的智慧,很快西边就会得到改善。

  接过牛皮,林峰借着月光看着,可惜可能是温度变化的原因,牛皮上的字变得模糊不清。

  最后只是剩下只言片语,从那只言片语中,林峰得知她答应了自己的提议!

  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没有白来那么一趟!没有丢穿越大军的脸。

  这第一步算是走出去了,接下来的,就是见招拆招了。

  “你待如何?还去西边吗?”林峰看着田漾问道。

  “我来见小主,就是和小主告辞的,怕是多年您都见不到我了。”田漾看着西边,眼里满是敬畏。

  “哦,那样也好,有你跟着,我也比较放心。”林峰拍拍田漾肩膀:“留下几天,我派人去京都接来小梅和虎子,到时候你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同你一同离去,你身份尴尬,就不要在露面了。”

  田漾看着林峰,眼里满是感激和泪水:“多谢小主成全!”说完,他立即跪在地上,咣咣磕了几个响头,把地都磕出了一个坑。

  看着地上的坑,林峰冷汗都流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段位,啊!不是,是什么功法?九品?还是八品?”林峰记得当时田漾走的时候也就只能算是江湖好手,不入品的渣渣,能够行走江湖,靠的都是所谓的江湖经验。

  这怎么走了几年回来,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难道那个女人就这么变态?有着点石成金的本领?点谁,谁升天?

  “没有八品,也不是九品!也没有什么功法,我这是外家横炼的功夫,也就七品巅峰,差一步踏进八品。”田漾摸摸头说道:“这都多亏了她的指点,要不是她的指点,我还是个不入流的江湖混子。”

  林峰叹了口气:“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吧,等把你老婆和儿子从京都接来,你在决定走不走。”

  不容田漾置疑,林峰转身出了小屋,左右看了看趁着夜色,几个起伏消失在黑夜之中。

  回到司南伯爵府,他检查了一番自己设置的暗格机关,见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这小家伙没跟着去,要不然被他发现什么,就不太好解释了。

  推门进屋,林峰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范闲坐在床上,双手抱在怀里,被子被踢到地上,床上湿了一大片。

  床上的范闲眼含怒意的看着林峰:“今夜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夜?”

  “咳咳,临时有事出去了!”

  “我尿床这件事,不许第三个人知道。”

  “什么尿床?谁尿床了?”林峰左右看了看:“是楼下的丫鬟尿床了吗?真是的这还得了,看我不去打烂她们的屁股。”

  “算了,这也不能全怪她们,这生理机能,不是谁都能控制的。”床上的范闲挥挥手,很是满意林峰的表现。

  “噗嗤…”

  “你笑什么?”范闲大怒。

  “没,没有,我没笑!”

  “我刚才都听见了。”

  “你听错了!”

  “是吗?”

  “一定是这样的,我们完美帅气范闲少爷怎么可能…”

  “好了,不用舔了!我很帅不用别人提醒。”

  “嗨,说你几句还上脸了?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林峰挽着袖子,朝床边儿走去。

  床上的范闲见这,一下慌了神。

  蜷缩着身子:“哥,我的好哥哥,不打脸,不打屁股行不行?”

  午夜,儋州港司南伯爵府里一个阁楼里传来杀猪般的喊叫声!

  正在刺绣的老夫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声给吓得扎着了手,抬眼望了望,眼里露出一丝异样随后吹灯拔蜡。

  “睡了,别闹了!”

  然后,偌大的伯爵府,就真的安静了下来。

  ps:千呼万唤,终于300收藏了!不容易,俺也加更了!各位大佬,点个收藏,推荐,投资把!再次感谢投推荐的大帅,逼们!这里就不一一感谢了,有你们同行!真好!没事的话,水水评论区把!谢谢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