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十章 十年!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十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庆国纪元六十一年!

  从京都来了个小姑娘。

  小姑娘有些黑,也有些瘦小,同漂亮得像个女孩子的范闲,和已经张开了的林峰相比,小女孩更像个男孩子。

  女孩是京都司南伯爵的亲生女儿,取名范若若,是范闲名义上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林峰名义上的干妹妹。

  小女孩从小体弱多病,老夫人见着林峰对于养生又有一套,所以就把这丫头从京都接了过来。

  还别说,经过林峰范闲的精心照顾,范若若倒是真的好了不少。

  至少比起刚来时,要强了很多。

  范闲爱欺负这个便宜妹妹,可是林峰却是个宠妹狂魔。

  每当若若被范闲欺负,若若都会跑到林峰这里来告状。

  可是当林峰真的去惩罚范闲时,若若就又会为他求情。

  所以三人的童年过的还算幸福。

  只是可惜,幸福没有持续多久。

  期间五竹回来,对林峰和范闲的训练要求逐渐变态。

  有时受伤,若若都会哭着鼻子给他两涂抹上药。

  让五竹意外的是,不管他如何折腾两人,两人都从来不叫苦,不抱怨。

  在范闲四岁那年冬,夜晚突然有黑衣人到访。

  然后被林峰和范闲联手制服。

  最后被五竹认出,这人是监察院的费介。

  费介知道范闲的真实身份,不敢对他怎么样。

  同样他更加不敢对五竹如何。

  所以他就把被揍的怨气,发在林峰身上。

  有什么厉害的毒药,都先给林峰使用,等有了准确的解药,他才会把药用在范闲身上。

  好一段时间,林峰和范闲都没少受到那个绿色胡子,褐色眼珠子老头的毒害。

  不过好在这种情况在范闲十岁时停止了。

  费介有了新的任务,不得不离开。

  同他一同离开的,还有他们两人共同的妹妹,范若若。

  经过多年的疗养,范若若身体比起他们两人或许有所不够,可是比起正常成年人,要强了太多。

  出行前,范若若穿着一身白色长裙,被微风吹起,显得犹如画中走出的仙女。

  “哥!你们何时能够来京都看我?”若若拉着两位哥哥的手,眼神里有着不舍。

  可是她却不得不遵从,这是京都司南伯爵的命令,她已经拖了够久的了。

  范闲和林峰都没有多余的话。

  “一路平安!”

  “一路平安!”

  范若若:“………”

  “你们就没有其他的话要说的吗?”范若若看着两位相伴多年的哥哥,微微一笑道。

  “他是大哥,让大哥说!”范闲指了指林峰。

  林峰摸摸范若若的头:“回的京都,记得写封信回来,如果有人欺负你,记得记在本本上,等哥哥们去京都,挨个打!”

  林峰看了一眼范闲:“我说完了,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范闲擦了擦眼角:“哥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而且是狠狠打,混合双打。”说完,他举了举自己的拳头。

  看着两个哥哥眼里的泪花,和强装的狠辣范若若忍不住“噗嗤”一声。

  “好了,我知道啦!不过你们也别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多看看书,练练字,你两的字真的太难看了!”说到这里,林峰和范闲都闹了个红脸。

  两人在外人看来都是天赋异禀,绝世天才,可是唯独那一手毛笔字,真的是不提也罢。

  不过这些年,范若若在两位大神的指导下,连东海郡来的教书先生都自愧不如,早早收拾家当辞职不干了。

  这兄妹三人,是一个比一个妖孽,这妹妹还好,他还能教育教育,那两个哥哥,搞得他都想跪地拜师了。

  唯一让先生有些欣慰的是,那二位虽然不做人,唯独那一手字,是他可以讥笑的对象。

  可是当妹妹逐渐长大,先生发现,自己认为唯一的长处,也被妹妹给比了下去。

  ……

  “先拉个勾!两位哥哥一定要来京都看我。”

  “他们要是敢不去看你,老婆子我腿都给他们打断!”范若若没想到老夫人会来给她送行。

  范闲,和林峰却是早就料到了。

  三人中,老夫人最疼的就是若若,其次是林峰,最后是院子里的狗。

  范闲?老太太表现的既不亲近,也不厌烦。

  懂得都懂,范闲的身份,太让人嫌烦了。

  “奶奶安好!”三人一同问好。

  老夫人看着三人,面色上露出一股子傲气。

  若若宛若仙女,林峰也是俊俏的不像样子,还有一个长的比范若若还范若若,要是给他穿上裙子,怕是比若若还要妖娆。

  “都把手拿来。”老人拉过三人的手,把他们放在一起。

  “你们兄妹三人,不管任何时候都要想着力往一处去,心往一块想,京都那个地方水深,但是还淹不死我范家人,不管以后如何,你们要记着,打断骨头连着筋,任何时候刀子都得朝外使。”老太太拍了拍三人的手:“好了,你们也不要在磨蹭了,快点让若若走吧,将来有的时间处的。”

  此地的土皇帝都发了话,范若若和林峰也不能再说什么。

  只能一步三回头的上了马车,缓慢离开。

  “峰儿,你让人暗中跟着,有个风吹草动咱们也不至于太过被动。”老人进屋前,拉着林峰耳语了几句。

  林峰点点头,打发了范闲,自己却是去安排去了。

  现在的儋州港,比起巅峰的时候可能不如,不过比起之前怕是要强了不少。

  不管是对外出口,还是对内安置,在林峰和老太太的牵引下,都隐隐有压过周边第一郡的东海郡。

  这还是林峰和老太太刻意压着的情况下,要是两位不压制,怕是儋州港早就超越东海郡,成为东边第一大港了。

  第一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是最麻烦的。

  林峰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所以一切都尽量往简单的来。

  就像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一样。

  田漾的妻儿不太愿意同他一同去那艰苦复杂的西边。

  田漾虽然难过,但也不勉强,在儋州港呆了一段时间,田漾觉得他该启程了。

  因为自己的小主已经开始催了。

  “本来不该催你的,但是我怕她一个人在那里不安全,所以只能辛苦你了。”

  田漾看着眼前成车,成车的粮食,心里对范闲更是多了一丝敬佩。

  这是个什么人?为何自己需要什么他都能够知晓。

  原来他让自己多待几天,一是为了让自己和妻儿团聚,二就是为了去准备粮食。

  西边什么都不缺,唯独就是缺少粮食。

  “他们将护送你一同去往西边,放心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到了那边拿出值得交易的东西,毕竟粮食在官方是有备注的,少了太多不好解释,但是商贸往来,就不同了。你把我的话同她说,她知道该怎么做!”林峰看着逐渐消失的人龙,直到人龙再也看不见,林峰才往回走。

  路过一个废弃已久的别院,他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