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十三章 来信!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来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先是回到悦来客栈,安排人去把小楼整理出来,里面的刺客,当然是捣碎了和泥沉港喂鱼。

  这也算是他来儋州港一次为儋州港做出的贡献吧。

  还没有做好休息的准备,一个穿着伯爵别府的中年男人进了悦来客栈,朝林峰微微一弯腰,来人笑着说道:“少爷,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林峰笑着点点头:“多谢周管家传话了。”

  来人中等身材,稍微有些发福,有着一对儿八字眉,圆润的脸庞时刻挂着圆滑的笑容,实在是让人生不起气来。

  可是就是这个看似温顺的老实人,却是暗地里给范闲使畔子,甚至差点牵连老太太。

  林峰和周管家一同出了门,在门口,周管家甚至退了几步,让林峰先行。

  看着周管家那副卑躬模样,要不是林峰看过庆余年,怕是他都被这小人给骗了过去。

  路过熙熙攘攘的市集,市集上有着些许人在叫卖着东西。

  林峰见着一个七旬老汉,领着一个六七岁少女在卖着什么。

  虽然老汉努力的吆喝着,可是来往的路人只是观看,却是没有购买的。

  在鱼篓里左右翻来翻去,把原本新鲜的海货都给搅得破了肚子。

  远远的,林峰见着鱼篓里有着三五种类的鱼。

  最值钱的莫不过是被那个穿着灰色衣服身材微胖的女人搅破肚子的鲅鱼。

  其他的有着海捕鲈鱼,有一条丑得不行的蛤蟆鱼,还有三五条黄花。

  林峰抱着手,看着那个灰色女人在和老人讲着价。

  “喂,老周你说那个老汉会把鱼卖个那个妇人吗?”林峰用胳膊拐了一下眼神四处游荡的周管家。

  周管家一愣,随即唯唯诺诺的说:“这个,我看应该会吧,毕竟那最值钱的鲅鱼肚子就是被那娘们弄坏的,正常情况下,她怕是不会让人去买走了。这个女人坏着呢,那爷孙两,要吃亏了。”说着,老周看着灰色衣服妇女露出一脸的厌恶。

  林峰点点头:“是呀,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样对老汉他们而言并不是吃亏,那个妇女这么做,也并没有有什么错,毕竟立场不同,你说是吗?周管家。”

  周管家笑着一张圆润到看不见眼睛的脸,连连点头,不过嘴里却是在催促林峰快些往伯爵府里去。

  “嘿!你去给我把所有的鱼都给我买过来。”林峰看了一眼周管家说道。

  “什么?少爷,我们府里比这好的多了去…”

  “我说什么,你照做就是。”林峰双手背在后背,眯着眼看了一眼周管家,身上流露出一丝真气,一股上位者的威压压的周管家喘不过气。

  林峰暗地里收了真是,拍拍周管家肩膀:“做人做事,尽心尽力,生出二心,还指不定谁捡便宜呢!老爷爷,您的鱼我都要了,出价永远比她高出十文钱!”

  感受到周管家有些颤抖的身体,林峰嘴角微微一扬,希望你能记住这次教训,做个安稳的人。

  那个妇女本想开骂,可是抬头见着林峰的穿着,就只能强忍着怒气,赔笑离开。

  那个小姑娘听着有人出价更高,原本委屈的小脸蛋变得开心起来,她知道十文钱可以给妈妈买一副药了。

  老汉见着林峰,面上还挂着笑容,可是当看见站在林峰身边的周管家时,他脸色一变,眼神里满是畏惧。

  “这位爷,我这鱼是给家人救命的!”老人咬咬牙,鼓足勇气,还是说了出来。

  林峰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看来叶清眉是对的,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该变一变了。

  “我给钱的。”林峰看着老人面上纵横勾错的皱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见到自己却是要行跪拜,卖东西还时刻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自己,找来祸患。

  “周管家,你还愣着干什么?”林峰不想在这待下去,他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

  “给钱!”林峰一甩手,转身离开:“身上没带银子,周管家先垫子,一两,一个字儿也不能少。”

  “不用,那么多!”老人挥挥手,眼里有着些许胆怯。

  “你给我拿着,这是少爷赏你的,不拿也得拿。”周管家狠狠的看了一眼老人,抓起鱼篓转身。

  却是被身后的林峰给下了一跳。

  林峰蹲下身子,把银子放在老人粗糙的手里:“老爷爷,这钱不是赏的,是我买鱼给的,您该得的,收好别丢了。”见着老人收下银子,林峰这才起身。

  看着四周:“这对孙女身上银钱要是无故丢失,我会让今天在场的人加倍赔偿,不管你谁,躲在那里,我都会给你抓回来,各位好自为之。”

  暗地里,几个獐头鼠目的人身子一颤,赶忙转身离开这个鬼地方。

  ……

  ……

  林峰回到司南伯爵别院,老太太却是在睡着午觉。

  可是在别院亭子里,却是站着一位穿着轻甲的中年男人。

  亭子里有着椅子和茶水,茶水冒着热气,看来是有仆人准时替换。

  林峰绕过庭院,在走廊里遇见一位丫鬟。

  “这人什么时候来的?”林峰指了指亭子里的男人。

  丫鬟生的白嫩林峰管她叫做小白。

  小白先是问了声好,这才回答:“来得有一阵子了,光是茶水就换了五六会了,这人也好生奇怪,老夫人看了座,那人却是只站着。”

  林峰眼珠子一转,已经猜到了什么。

  吩咐小白下去忙,林峰提着从集市上买来的鱼进了厨房。

  把下人全部打发出去,林峰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

  鲅鱼扒皮,用勺子滑肉,加上葱姜沫,花椒大料水,盐巴和成鲅鱼饺子馅。

  黄花鱼打去鱼鳞,刨去内脏,鱼小就不用改刀,做了和红烧黄花。

  鲈鱼同样处理,打了花刀,放进蒸笼上气后,林峰掐着时间去和了面。

  然后自己一个人就躲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厨房外却是围着一群下人在交头接耳。

  可是没有林峰的吩咐,他们又不敢进来。

  “都没事做吗?自己找活干去。”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把围在周围的人全部哄走,范闲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进了厨房。

  “大哥,做什么好吃的啊?”范闲看了一眼随即眼睛一亮:“我去,鲅鱼饺子?红烧黄花?蒸笼里的是什么?清蒸鱼吗?”说着范闲就要去揭蒸笼盖子。

  不过感觉到林峰的凛冽的眼神,范闲尴尬的笑了笑:“唐突了,唐突了。”然后一个转身,三五下就消失了踪影。

  一切都做完后,林峰躲在炉子边上,往炉子加着柴火的同时也在归纳总结。

  望着炉子中烧的噼里啪啦的木柴,听着锅中翻滚的水生,和蒸笼上升起的蒸汽,林峰突然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儿。

  费介和五竹叔可能因为小姐的原因,一直都在教林峰和范闲杀人以及如何避免被人杀的本领,但是客观上,却是附加交给了林峰更多的东西,比如医生,和厨子。

  五分钟后,林峰取出滚烫的鱼盘,淋了一些从南方运过来的珍贵酱油,放上一些葱花和辣椒段,在浇上滚烫的热油,嗤啦一声,热油于鱼,酱油汁液一混合,香气瞬间弥漫在厨房里,很快周围又断断续续围上了一些个仆人。

  最为煎熬的却是那些负责烹煮的妇人,她们贪婪的呼吸着以前从未闻到过的香味,很想进厨房一见究竟,可是没有林峰的允许,她们又不敢进来。

  香味串着风吹到亭子,亭子里的木头人也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微微朝香味飘来的地方挪了挪头。

  老夫人也被这阵阵香味给勾引了过来,一同来的还有范闲。

  祖孙三人连地方都懒得挪动,就着米饭,吃着清蒸鲈鱼,鲅鱼饺子,和红烧黄花,美美的吃了一顿。

  待的三人退出厨房,厨房外的人这才冲进厨房,看着剩下的鱼和饺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生怕谁会突然扑上去独食一般。

  ……

  ……

  老夫人拿过一个信封递给林峰:“你那便宜老子给你来信了,说是你也成年,按照庆国规定,得去京都祭祖。”老人看着林峰,敲了敲桌面:“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回书一封。”

  林峰微微一笑:“既然是父亲大人召见,那有不见之理。”

  老夫人咋吧一下嘴巴,好似在回忆什么:“也不是没有理由,等你教会我那做饭的老妈子几道菜再走如何?”

  “听奶奶的。”林峰笑着回答。

  “听见了?挑个吉时,林峰自然会上京,别跟那杵着了。”老夫人语气不容置疑的朝站在亭子里的黑衣甲卫说道。

  那甲卫一报拳脆声回答一声:“诺!”随即退了出去。

  待的那人退走老夫人把范闲支开用严谨的口吻对林峰说道:“峰儿,你这次去京都恐怕有着千难万难,那人是皇帝陛下身边禁卫,你自己一切小心。”

  林峰点点头,示意自己定会小心。

  “我算了算,最近吉时也就后天,皇命难为,你自己走吧,我就不送你了,不要惊动范闲,那孩子性子跳脱,我怕他误事。”说完老太太就开始闭目养神,示意林峰自己离开。

  看着闭目养神的老夫人,林峰深深朝她鞠了一个躬,这才缓慢退走。

  上京来信,而且是皇帝假借司南伯爵名义,看来这次上京之行,定然不会无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