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十五章 滕梓荆!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滕梓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庆历十二年冬,寒风凛冽,屋外下着鹅毛大雪。

  悦来客栈门头牌匾都被雪压的点了下来。

  林峰不明白范建为何非得这个挑这个时候让他进京,难道说真的只是过年祭祖那么简单?

  在吉时的第二天,京都方向来了一大队人马,他们拖着大包小包,整整有着十好几车。

  而这些车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特意安排,全部进了悦来客栈。

  林峰知道这些都是京都司南伯爵送给他母亲的过年礼物,每年都这样,绵年不断。

  其实并不是司南伯爵心狠,不把自己老娘接到京都,而是这老太太处事心狠,当年得罪了不少人,要不然范建也不会爬的那么快,京都那边可是有着很多人盼着老人离开儋州港呢,他们虽然不敢在儋州港动手,可是在去京都千里的路上,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呢?

  “我是监察院四处滕梓荆,这次出行范大人吩咐过,说是接着林小爷一同进京。”林峰对面,站着一位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那人嘴唇微微有些厚,四方脸,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同电视机里的滕梓荆不太像。

  况且林峰发现,着家伙和电视机里出场的方式也不一样。

  “林小爷?”见着林峰没有反应,滕梓荆眉头一皱,果然是个纨绔子弟呢。

  “哦,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没意义,抱歉抱歉啊!”林峰对着滕梓荆歉意一笑抱拳道:“那以后一路就有劳滕大人了。”

  “无妨。”滕梓荆对林峰道歉的态度还算满意,不过他要忙着去指挥队伍,就同林峰暂且别过。

  看着滕梓荆离开的背影,林峰颔首想着什么。

  电视剧里滕梓荆是被派来刺杀范闲的,人没杀了,反而让他们成了朋友,原著中,林峰不太记得滕梓荆怎么去的儋州港,不过好像也有去儋州港那么一段,至于是干什么,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穿到这里,改变了什么东西导致的蝴蝶效应吧。

  到这里,林峰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午间,滕梓荆来到林峰所在的房间门口。

  “咚咚咚…”

  林峰开门,却是见着站在屋外的滕梓荆。

  “不知道林小爷可有空。”

  “嘭…”

  “我要睡午觉,没空。”

  ……

  ……

  跟着滕梓荆来的下人们此间都在采购儋州港的海花茶,司南伯爵范大人是个恋旧的人,忘不了家乡的茶味,之前都是老太太托人送到京都,现在既然京都主府来人,那就一道采购回去了。

  从伯爵府里一共来了有着七八辆车,拖着大小箱子无数,其中带头的就是滕梓荆。

  儋州港的冬天比起京都要冷的多,坐在茶楼里喝着热茶的滕梓荆都忍不住哈气搓手。

  对面的林峰替换了一壶水,拉了拉衣领:“往年的冬天没有这般的冷,今年也不知是怎么了。”

  林峰给滕梓荆道了茶水,坐在对面的滕梓荆面色却是有些不太自然。从他的反应,林峰能够看出这人多半是有着什么心事,果然不光是来接我这么简单的。

  现在的滕梓荆有些心虚,他来儋州港本来应该先去见老太太的,可是中途接到二太太要求,先让去悦来客栈,见一见林峰,在去见着老太太。

  年前的那场刺杀,作为监察院四处的滕梓荆多少是知道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那兄弟居然载了,严格的算起来,那个时候的范闲恐怕才十二岁左右吧,要是刺客载在范闲手里,那么自己就得留心了,毕竟他和之前的死去的刺客出自一处。

  可是要是不是载在范闲手里,那么就极有可能是老太太出的手,如果是老太太出的手,那么极有可能,老太太就是站在范闲这边的,那么对二太太就太不利了,越是想着,滕梓荆心里就越发的心虚,额头上不禁流出汗水。

  “滕大人这是怎么了?大冬天流汗,大人这莫不是身体出了问题不成?”林峰显然是不知道滕梓荆此时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一定会大吃一惊吧!他一直怀疑刺客是出自监察院,可是又不敢相信,从监察院出来的刺客,连他都杀不死…

  “在京都不太喝茶,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滕梓荆解释的也挺合理,林峰也没有太在意。

  看着下人采购的差不多,滕梓荆这才说出自己心里的话。

  “本来应该先往司南伯爵别府看往老太太的,不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