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十七章 离开!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离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藤子京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伯爵交待的任务,居然完成的如此顺利一一他本来以为,林峰和范闲大少爷既然没有拿得出手的身份,那么一定会非常抵触去京都触二太太的霉头,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拖在澹州一一没想到这两位大少爷竟丝亳不在意地同意了伯爵的要求。

  他大清早就知道了老夫人留在澹州的決定,但也不以为意。只要那两位没名份的大少爷跟着自己一干人回京就成,至于老太太,既然喜欢海边,就在这儿养老吧,反正伯爵也没有要求整个别府非要这次一起搬回京去。

  黑色的八九驾马车停在别府的正门口,御者的座位是蓝色的布垫,蓝黑相加,看着比较漂亮。门口已经围满了澹州城的居民,大家看见这种搬家阵势,早就围了过来,四处打听才知道范家大少爷和林峰林小爷今天要回京都了。

  虽然澹州港的居民们拥有人类所有应有的缺点,比如好妒,比如嘴尖,但是这十几年来,时常看见那个不像少爷的林峰领着范小少爷在街上逛着,在屋顶上喊着,特别是东城区的那群人,他们有的手里拿着自己家里囤着过年的年货,非得塞在林峰的马车上,他们对林峰的感激之情,就好比是在生父母。此时听说他要走了,要去京都那种繁华地,料到多半是再没有回来的一天,大多人难掩心中苦痛,默默的流着泪,挥手告别。

  大群人在伯爵别府门口,等着林峰和范闲最后一次踏出这个家门。

  但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到范闲那一张漂亮的脸和林峰永远带着温柔笑容的笑脸。

  后院里忙成一团,范闲微笑着倚在柱子上,看着几个丫环忙来忙去。一个丫头喊着:“牙刷,牙刷忘记带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什么大发明,只是将牙刷整的舒服了一些,将时人喜欢用的马尾牙刷变成了猪毛,同时把枕头整的软和了一些,用棉花代替了硬梆梆的枕头,另外还做了个淋浴用的喷头,悬在卧室的后面。

  还有很多很多,只是目前看来,能够带到京都去的,只能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几个大包将最后面那辆马车塞的实实在在之后,林峰终于扶着老夫人,满脸微笑,缓步从别府里走了出来。老夫人说不送他们,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为他们站了台,这是做给京都的人看的,这两个孩子,后面站着的是她。

  与四周乡亲父老拱手后,林峰今天破例穿了件长衫,掀起前襟,拜倒在地,一旁的范闲自然也是这般,向老夫人叩了三个头。

  站起来后,林峰又用完全不合当世礼法的方式,将老太太狠狠地抱在怀里,用力地在奶奶满是皱纹的额头上亲了大口,然后轻声说道:“奶奶,我和范闲去京都后,您如果想我们,就给我写封信见着信就算是千里万里,我们都会快马赶回来。"

  一旁的范闲显然是也林峰马首是瞻,狠狠的点了个头。

  全府下人们就当没有看见林少爷胡闹,同样的老夫人也是被搞的大惊,断没有想到一向沉稳懂事的林峰居然也有如此胡闹的一面,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骂道:“胡闹什么,你们去就行,我这老太太要是真想你们,一定会给你写信的,到时候你们可不能推脱。"

  目光从眼前这些熟悉的脸上扫过,林峰拉着范闲微微一笑,拱手向四处行了一礼“这些年来辛苦大家了。

  下人丫环们哪敢受礼,赶紧避让。

  老夫人忽然微笑着看着范闲说道:“走吧,不要让你父亲在京都着急,至于思思…将来你如果在京中过的舒服,我让她过来跟你。”

  范闲一怔,来不及分说什么,就已经糊里糊涂的上了车。随着车轮滚滚作向,马车缓缓行出了澹州城。

  天光明媚,蓝天之上,白云如丝分外美丽。

  马车里林峰看着范闲嘴角微微一笑诡异的问道:“老弟,那个思思是谁呢?平时看不出来,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闷骚的?说,是不是已经把人家给吃了?”

  范闲一张美丽的脸蛋瞬间通红:“大哥,您别闹了,我哪里有!拜托我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在说那个思思是谁,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呢!”

  “嘿嘿嘿嘿!”林峰嘿嘿一笑眼睛一眯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

  范闲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下,可是看着林峰那诡异的眼神,就知道解释只是徒劳,干脆别过头去,看着缓慢倒退的房屋街道发呆。

  马车行过关了门的杂货店,远远经过豆腐摊,范闲掀开车帘,看着豆腐推上的那位少妇和她身边已经能够到处乱跑的小丫头,唇角浮出一丝微笑,坐回座位。

  座位下是个古旧的黑色皮箱。林峰说那是叶清眉交给他的,上面有着定时装置,看那倒计时,范闲估摸着快到了。

  澹州城生意最差的那间杂货铺终于倒闭了,城里的居民们随口说了几句,估计那位瞎子老板恐怕将来会孤老潦倒,同情了几句,又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刚刚离开这座小城不久的范大少爷和林峰身上,人们纷纷猜测着,伯爵大人让自己的私生子和干儿子进京,准备给他安排个什么样的职司。

  此时范闲正躺在宽改的马车上,这辆马车在队伍的中间,上面铺满了他自己准备的被褥,十分软和,感受不到太多的颠波。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林峰,他心里在猜想父亲让林峰进京的真正原因,所以请这一行护卫的头领藤子京进来一叙。

  滕梓荆沉着脸坐在车厢的另一边,双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生怕弄脏了脚边的那床雪白被褥,更怕惊醒一旁的林峰,心里实在是很有些不舒服,看来这主儿也是个败家子比京都里的小少爷好不到哪儿去。

  范闲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晴,望着这位明显实力不俗的中年人,问道:“藤大人,这都已经离澹州很远了,能不能告诉我,父亲这次让我入京,到底是因为什么?"藤子京有些犹豫,似乎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范闲微笑着,眼睛里清亮无比,望着他的双眼,柔声道:“您也知道我的出身,所以难免会有些担心。"

  滕梓荆挤出一丝笑容,恭谨回答道:“少爷多想了,老爷这次并不是接少爷进京,是少爷您自己非要跟着进的不过我提前飞鸽传书,老爷也同意,而且还为少爷打点前程做了准备。

  范闲挥了挥手,摇头道:“车里就我大哥和你三个人,何必掩饰什么。”他忽然笑了起来:“如果你不肯说的话,说不定我呆会儿就跳车跑了。”

  滕梓荆笑了起来:“少爷喜欢说笑,您要是跳的话,我这就让人停车,免得摔了您。

  范闲眼睛一眯,冷冷道:“滕大人,不太爱说笑的!”

  “滕大人,你先去忙吧!这里有我。”林峰睁开眼,眯着眼看了一眼滕梓荆。

  藤子京心里略噔一声,心道难道这两位爷说的是正经话?如果你真不想进京,这是大家都能猜到的事情,那为什么在澹州城的时侯,却没有在老太太面前提出反对意见?他看着面前这个面相柔美的范闲,和俊俏沉稳的林峰越发觉得对方其实并不简单。

  范闲自然不会真的跑,虽然他也知道进京估计没太多好事儿,但这些年的富贵闲人生活,早就让他没了闯江湖的勇气,要住荒山破庙吃苦,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林峰也没有理由跳车,他来这个世界,是来享福的。他又很愿意去京都看一看,所以当司南伯派人来接自己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反对。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不好奇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着的东西。

  沉默了许久之后,滕梓荆终于有些忍受不住车厢里冰一般的平静,开口说道:“林峰少爷,那我这就先下车了。

  范闲看着他,半天之后オ开口说道:“去吧!”

  滕梓荆偷偷看了一眼林峰,见林峰点点头,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朝两人抱抱拳,连叫马车停下都没叫,转身跳下了马车。

  “哥,您为什么要赶他下车?”范闲看着自己最为尊敬的哥哥,出声问道。

  称呼虽然还在,可是林峰能够听的出来多了一丝怒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