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十九章 夜谈!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夜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点点头对自己琢磨出来的六脉神剑来说就威力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当初他看天龙八部时,每当和几个发小玩耍,可是都挣着耍赖的要演段誉,他看中的除了凌波微步之外,最青睐的还是这六脉神剑和段誉的帅气了,至于乔峰,和虚竹,一个大胡子,一个大光头,儿时的自己没理由会喜欢的,没成想儿时的梦想,居然在这一刻实现了,心里或多或少还是很激动的,至于这群人为何来拦路抢劫?管他呢…

  他只是想要一个名正言顺的杀人理由而已,他不相信那些人会派这么没品的人来试探,或者刺杀自己,多半是误会罢了。

  剩下的一人自然是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被滕梓荆教训几下,然后就翘辫子了,马车这么一耽搁,林峰也没有继续前进的兴趣,于是安排大家走几步,稍微远离这些遍地尸体,开始做饭打尖,至于尸体?自有人来处理,就算没人,不还有野狗土狼吗。

  天已经快黑了,前面是山路夜晚走山路危险,这个世界还是处于半原始状态,当然原始指的是森林。

  白天山里都有大虫出没,更别说夜晚了。

  于是一行人开始生火灶台,搭棚喂马,都是行走江湖的个中好手,不用林峰安排指点,大家有条不乱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一切。

  夜里吃饱喝足后,滕梓荆安排人检查好马匹,安排人轮流值班后,去林峰帐篷前请示,在帐篷外喊了几声也没见有人回应,他认为两位小爷可能是舟车劳顿,睡得早,没过多想也就退了下去。

  ……

  ……

  月如钩子,夜如刀,内陆的冬天比起儋州港虽然要暖和一些,可是夜里的潮湿阴冷还是让林峰和范闲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四周如同鬼魅的树林林峰和范闲两人虽然都是两世为人,可是那种来自心里里的惧怕和寒意还是存在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运气抵挡这才感觉舒服了很多。

  远远的看去两人身上好似夏天柏油公路上冒起的热浪一般,温暖的浪潮让周围的野花野草都直了身子。

  “您说您半夜的,找了个什么鬼地方,有什么不能在帐篷里说的,在您知道他愿意让我跟着进京都是为了什么?还说您知道他给我安排了什么?您还真拿自己当天脉者了?”范闲看着黑压压的远处好似有几棵被夜风刮得左摇右摆的树木,搓搓手面无表情的问道。

  林峰微微一笑,同样看着黑压压的夜空:“不要这般模样,你我演戏十多年,只为安稳活着,如今这里黑山恶水,不可能有外人的。”林峰拍了拍范闲有些紧绷的肩膀:“放宽些,蹦的太紧容易折。”

  范闲紧绷的肩膀这才松了下来,微微吐出一口浊气露出一丝沉稳的叹息:“哥,您说我们到底在防备什么?这十多年来您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可是您什么时候能告诉我,我们到底在防着什么?也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啊!不然到时候我怕误了您的大事。”

  范闲之前心里其实有着异样情绪的,对林峰他是不服的,凭什么自己同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而且还算是优秀的一员了,自己为何处处得低他一头?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佩服,其实这十多年来不明势力暗中对他们哥俩的刺杀,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

  不过每次都没走过林峰那一关…

  其中周管家的刺杀还没有开始准备,就被林峰给拔了牙!范闲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英气勃发的周管家,落在林峰手里不过两天时间就和盘托出了整个刺杀计划。

  其中细节范闲想在想想都后怕,林峰和其他人审问方式全然不同,他花了半年时间在东城建造了一个深十米,宽两米的地下监狱,监狱四周全是温软隔音材质,而监狱天花板是用林峰改良后的玻璃制造,在地下完全能够看见玻璃上面的一切。

  林峰先是把周管家丢了进去,不得不说,能够被选做刺杀安排人,周管家还是有着一定心里承受能力。

  被关在蒙着玻璃面的地牢里面一个小时不喊不闹。

  可是当被蒙着的地牢玻璃被掀开时,原本安静的周管家疯了,因为他见到林峰在喝茶,而陪林峰喝茶的,正是已经被自己安排到东海郡的妻子,和儿子。

  妻子还有一些惶恐不安,而儿子却是接过林峰手里的冰糖葫芦,甜甜的朝林峰道了声谢谢。

  全程的,林峰和自己妻儿任何谈话他都能听得见,可是无论自己如何哈叫,自己的妻儿却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见?

  周管家就看着林峰和自己妻儿谈笑风生,当他发现自己妻子那一丝惶恐不安消失后,周管家这才慌了神,如果她保留警惕,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如果她放下心里防御那才是末日的开始,而林峰让他妻儿放下防御心里,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他有着太多时间做他想做的事,可是让周管家意外的事,林峰第一天一直没有做任何过激的事。

  直到第二天,一早上林峰拎着几天活蹦乱跳的鱼来看望自己的妻儿,他记得前一天自己儿子说想吃鱼。

  然后,林峰就买来了活鱼。

  鲜活的,活蹦乱跳的河豚鱼!

  周管家怒目圆睁,在东海郡他见过这种鱼,传说中的见血封喉的毒鱼。

  可是他能做什么?无能的狂怒嘶吼而已。

  他看着林峰在用锋利的小刀子先是在胖乎乎的河豚鱼肚子上划了一刀,然后让自己儿子用水一直冲洗着,一直冲洗,直到血水变成透明的清水。

  然后林峰找来一块透明的玻璃,安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教自己儿子如何拔着鱼皮…

  如何去除鱼鳃,鱼鳍,鱼尾,最后才是鱼头…

  当锋利的刀子剁掉鱼头,同时也剁开了周管家心里的防御。

  当天夜晚,林峰和他们一家人共同进了晚餐,河豚鱼炖白菜豆腐,别说真的鲜。

  虽然全程就只有林峰一人在吃,这样可能不礼貌,可是林峰也是一个不拘礼法的人。

  而在林峰走后,周管家把剩下的河豚鱼倒在狗食里喂了野狗,看着那野狗跑出去不到百十米就倒地挣扎的野狗,原本没能吃到鱼和自己怄气的妻儿这时才明白自己家的主事人为何不让他们碰鱼了。

  ……

  ……

  “您还会做河豚炖豆腐吗?”想到这里,范闲嘴角流出一丝口水。

  林峰摸了摸肚子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范闲:“想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在想刚才问我的事,没成想在想吃的,如果你还想试试那种在死亡边缘游走的感觉的话,到京都在试试吧。”

  “哥,您说我今天的演技浮夸吗?”范闲的思维有些跳跃,要不是林峰同他一样来自同一个地方,怕是也跟不上如此节奏。

  “管他呢,反正他们也不看电视,不懂的什么是浮夸!倒是你,进了京都你爹可能给你安排一桩婚事,还有,别总是“他,他”的好歹那也是你父亲。”

  “不也是你干爹吗?亲事?看来那女孩也是个可怜人!”范闲嘴角微微一扬:“要不是可怜人,谁会愿意把自己家女儿嫁给一个私生子。”

  “哎,这次倒是被你说中了!那女孩子的确算是个可怜人,同你一样她也是私生女,外加得了绝症。”林峰看了一眼范闲见他那没有丝毫意外的面上还是挂着那阳光般的笑容事,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小家伙成长了呢!就是不知道这沉稳是不是同他面上的笑容一样,都是装出来的。

  “绝症吗?也不知道能不能难到您和我!”

  两人相视一笑。

  随即脚下升起一丝真气,两人一追,一赶,消失在黑压压的夜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