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二十章 杀机!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杀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机来的太强,太突然,林峰和范闲边跑边想着对策,至于什么分开跑,在去搬救兵的想法被两人果断绕过脑后,这不是拍电视也不是演戏,来人既然毫不掩饰杀机,那么对自己的实力必定相当自信。

  一同逃跑或许还有反制机会,至于搬救兵!别闹了,要是五竹叔在那人肯定都近不了身,至于那群虾兵,除了滕梓荆外,估计没人能够挡住一个回合。

  林峰和范闲也不光是单纯的在逃,相反的,他们两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反制,可是奈何那道杀机只是远远的吊着他们,并没有出手的意思,最初林峰还不敢肯定,可是当他有意拐了个湾,最后又被追着朝一个固定方向前行时,他和范闲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两人都看出各自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有什么大能想要见他们了,只是为何要用如此手段?

  ……

  ……

  夜里的库珀湖映着月色显得像琥珀鎏金一般动人,随着风儿起伏的浪潮像是一个夕阳中追逐梦想的青年,青春充满活力,永远也不知道疲惫。

  “噗通…”

  一个小石头丢进湖泊,荡起一圈圈水纹,原本还算静谧的湖面被打乱,那奔跑的青春小人像是遭遇风浪似的左摇右晃,在他检查下随后变得又有了汇率。

  林峰和范闲微微喘着粗气,看着那个端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已经跟在那男人身后的黑色影子时,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毕竟这是一个玩弄人心的魔鬼,一个为了达成目的,甘愿把自己的心凌迟的人。

  林峰看着面白无须的陈萍萍,眼神一眯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这家伙半夜出现拦截自己和范闲,多半是有什么见得不人的事。

  要不然也不会选着在这里,和这三更半夜…

  至于范闲,只是看着眼前这人眼里露出一丝警惕全身绷紧而已,除此外林峰在范闲身上看不出任何异样,也不知道是伪装的好,还是这就是范闲本身的反应。

  “你,下去!”陈萍萍整理了一下衣袖,抬起手伸出食指点了点范闲说道:“我有话和你家哥哥说,你最好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范闲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被林峰的眼神制止,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那个黑暗中的影子林峰感觉得到,他正时刻处于攻击状态。

  所以林峰不敢让范闲冒险,那怕林峰知道,范闲的真实身份是那个瘸子惹不起的人,可是这夜黑风高的,要是真发生什么也没人知晓。

  范闲转身离开,看向陈萍萍的眼神充满威胁,看着林峰却是有着一丝担忧。

  “我没事的,去前面等我,如果真有意外,自己好好想一想。”林峰嘴皮动了动,范闲看着那唇语,紧紧的捏了捏拳头,最后低着头无奈远走。

  “他,太弱了。”陈萍萍看着范闲消失的背影说道:“当年我就不应该听瞎子的话,让他跟着你们离开。”

  “他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懂得什么?再说,就算您在不愿意,您又拿什么挡住五竹叔。”林峰看着不远处的瘸子,摇摇头:“您还是没有把我写的信看进去,要不然您也不至于坐上轮椅。”

  陈萍萍哈哈一笑拍了拍没有知觉的腿点点头:“是呀,当初的你还是个孩子吧?有多大?五岁还是六七岁?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孩子的言论。”

  “您可能忘记了,我是小姐的人,小姐从来不救庸人。”林峰背着手,身材挺拔傲立,身上衣服被风吹的咧咧作响,一股无法言语的气势从身上迸发,让陈萍萍陈萍萍不自觉的眯了眯眼,暗中点了点头。

  “是啊!要不是因为你是小姐的人,我都不会派人前往打探,没成想还真的就被你蒙着了,怕他探的风声,没有十足准备就急于求成,这不就付出了一双腿的代价。”陈萍萍微微咳嗽了两声,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林峰:“不管如何,我还是不信你是天脉者,小七,你到底在有什么目的?”

  林峰微微一笑,转身背对着陈萍萍:“小姐没了的那天,小七也就跟着消失了,至于我有什么目的?您会知道的,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就京都见吧!”

  林峰不待陈萍萍做出回答,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不是他自信能够躲过影子刺杀,而是他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五竹叔果然时刻都在他们身边。虽然林峰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可是只要有五竹出没,那么他们就是安全的。

  “京都不比儋州港,京都没有老夫人,相反的敌人却是一大堆。”身后传来陈萍萍像是自言自语的声音。

  “是敌是友,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林峰回头看着那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露出一丝微笑:“天下壤壤即为利往,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可是如果连利益都没有呢!京都,没人敢武逆监察院。”声音柔软阴柔,却是铿锵有力。

  “没人敢忤逆吗?那自后就有了。”林峰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陈萍萍摇摇头:“小七,你是小姐的衣钵,我不想伤害你。”

  “您不是已经伤害了小姐吗?”

  “我没有!”陈萍萍声音沙哑,像是一只发疯的野狗:“那些伤害小姐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后果。小七,我奉劝你,别提这事!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面对任何人。”

  “排除异己的手段而已!”林峰拍拍手朝陈萍萍微微一鞠躬道:“不管如何,还是感谢您的提醒,话不投机半句多,天冷夜寒,别冻着老寒腿了。”说完林峰拍拍腿,有着奇怪的五行八卦步子,很快出现在远处范闲的地方,待范闲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林峰抓着胳膊,走着奇怪的步伐留下残影消失在夜里。

  看着林峰消失留下的残影,陈萍萍眼角微微一眯:“影子,这是什么轻功,你可曾见过?可曾追的上?”

  “不曾见过,短时间能够追上,长时间追赶,还要保留击杀能力,极有可能追不上。”身后的影子一字一句的说着,沉稳的声音里也有着一丝淡淡的好奇。

  陈萍萍修长干枯的手指敲了敲轮椅扶手,歪着头靠在扶手上想着什么。

  影子见状推着轮椅,几个起伏消失在黑夜当中。

  林峰只是记得当时段誉行走江湖的逃命绝技凌波微步好似用的就是五行八位,自己一直也在不断的暗中练习,今天夜里不知道怎么的就用了出来,不过成果比起预想中的要大的多,相对于六脉神剑来说,真气的消耗是要大的多。

  可是这对打通任督二脉的林峰来说,那一点点真气,不过是一个呼吸的事而已。

  感受到不断后移的树木和山林,范闲拍了拍林峰脸颊,确认不是在做梦后,眼里对林峰的敬意又多了一分。

  不过自己的霸道真气适合进攻,并不太擅长跑路,看来等有空得露两手厨艺,从哥哥那里掏一点经验了,那些武林绝学他不是没有试过,可是每次当他运气行走经脉,都是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