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二十三章 新年求个雪!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新年求个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隔着老远,林峰也能见着马车前面那个阉人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毕竟能够这般见着皇家大旗不跪的,整个庆国恐怕也只有那个奇女子了吧。

  不过,庆国还在,那位却是已经不在。

  清了清嗓子,候公公声音奸细中带着一丝温怒:“尔等见着皇家大旗,为何不跪?”

  林峰嘴角微微一笑抱拳说道:“那公公为何也不跪呢?”

  候公公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咱家手里有着陛下密折,如何能跪。”

  林峰双手负立身后,全身真气疯狂运转,一时间天地之间被一股无形力量干扰,原本灰蒙蒙的天空被一阵狂风刮的清澈透亮。

  就连久违的太阳,都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也让地上匍匐跪拜的人真实的感受到了那一丝来自太阳的温暖。

  “想必候公公也大概知晓,我乃是天脉者,传说中庆国陛下也是天脉者,您说就凭您一张不知是真是假的密折,就想让我下跪这有可能吗?”林峰这最后一句有可能吗?他用上了狮吼功的功效,瞬间四周都是回音阵阵。

  原本被突变天气惊到的候公公,被林峰这一嗓子给下了一跳。

  不过他也是跟着庆帝走南闯北的人物,内心虽然慌乱,不过恢复倒也是很快。

  微微一正身子,候公公露出一丝职业假笑:“小林大人是天脉者的事,我等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天下人他不知啊!所以奴才斗胆想请问小林大人,那天脉者,到底和我们凡人有何不同呢?”

  至于林峰说的庆帝也极有可能是天脉者的事,候公公却是只字未提,他不是健忘,而是他怕死,伴君如伴虎,虽然他一直也庆帝心腹自称,可关于皇帝陛下的私事儿,他可是绝对装聋作瞎的。

  林峰点点头看了一眼四周,那群人也是可怜,心里好奇这天脉者到底长啥样,又发生了什么,可是却不敢抬头张望,只能默默低头倾听,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穿他林峰的模样了。

  不会被说书先生说成身高三丈,腰围也三丈了吧!

  “想来想去,我也不该过多说的,毕竟天机不可泄露。”林峰看了一眼候公公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今天要是自己不出点血怕是不好糊弄过关了,于是继续说道。

  “天脉者,字面意思耳,在跪的皆多是读书人,想来就不用我解释了,候公公您说呢?”林峰微笑着看着候公公说道。

  候公公脸上的职业假笑笑的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四周跪着的士子才女,微微叹口气说道:“那是自然,我大庆国人杰地灵,这个自然还是明白的,小林先生就不用解释了。”其实候公公很想让林峰解释,解释的,这也是他主子的意思,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也就等于落下凭证!三人成虎…以后若是真有心,那也就简单了。

  可惜,被林峰给绕了一手好太极,把问题又丢给了自己,他能强行让林峰解释吗?如果真的强行让林峰解释,将这跪着的士子才女至于何地,庆国的士子才女至于何地…

  林峰点点头:“既然不用解释,那也就唯有用手段证明了,要是我猜的不错,候公公手里的密折,怕就是题目了吧。”

  “这个咱家可是不知,不过小林先生要是接旨就定会知晓了。”候公公还是那副职业假笑,右手高高举起,让那金黄色的圣旨,在灰蒙蒙的天空中变成了最耀眼的星。

  林峰双手一摊:“看来我是不接不成了,既然如此,那就请公公宣读吧!”

  “小林先生,你可想好了!这圣旨要是一都,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最后,候公公有些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林峰一收手:“既然候公公不想读,那就恭送候公公了!”

  “噗嗤…”

  身后的范闲忍不住笑了一声。

  地上也有人发出小声笑声。

  候公公懵了,老子只是跟你客气客气,你这丫的怎么这么不上道呢?

  冷哼一声,周围温度都好似下降了几度,周围匍匐跪拜的人有些嘶嘶发抖,特别是发出笑声的几人,被吓得够呛。

  候公公也不在多言,三步当做一步,走到林峰身前恭敬的把密折递给林峰在林峰身前低声说道:“密折不用宣读,小林先生自己看看就好。尽力而为就成,这是陛下说的。”

  林峰接过密折,抬手拉住候公公的手:“公公辛苦了,恭送公公。”用极快的手法,林峰递给了候公公一大块银子。

  “就当是茶水钱了!感谢公公告知。”林峰低声在候公公耳边说道。

  候公公微微一笑,掂量了一下袖子里的银子笑得更甜了:“小林先生也不用公公,公公的叫了,叫我候公公就成,我也只是个替陛下传话的内侍而已。”

  “哎哟!这天下有几个能够是为陛下传话的!公公慢走,慢走!”林峰微微一笑,伸手送走了候公公。

  候公公也笑着离开,看来这个人还不是很讨厌,至少表现的很懂事。

  他最喜欢的就是和这种知进退的人打交道了。

  看着皇家大旗走远,林峰这才把手里密折递给范闲。

  “都起来吧!走远了…”

  “他们跪的时间长了,可能一时半会儿起不来了…”范闲看了一眼四周,说完这才低头看了看密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哥,您可能得看看!”

  “不用了,你读给我听就成。”林峰背着手,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笑容。

  “这不太好吧!”这是滕梓荆的声音。

  “无所谓的,读吧!”

  范闲深深吸了口气,打开密折严谨缓慢的念道:“朕闻天下间出了一位天脉者,正好解朕之燃眉!京都数十年为下雪,有古稀民请愿望有生之年能再次目睹雪之模样,望先生施以援手。朕诺,如若先生如民愿,定奉先生为国师,如若失败,当为欺君。”

  “哥,您看…”

  “不就求个雪吗?难不倒天脉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