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三十六章 夕阳下的奔跑!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夕阳下的奔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微笑着王启年,王启年却是表情有些便秘似的扭曲。

  看着林峰手里收起来的令牌,王启年整个发软的腿这才好了很多,可就算这样那还有什么奔跑的勇气,于是王启年露出满脸褶子,弓着身子讨好似的看着林峰说道:“大人呢!如果小人在什么地方对您有过冒犯,还请您言明,小人给您赔罪就是了,您这拿着那牌子,让小人跑,这不是折腾小人吗!小人这腿都给吓得酸软无力了。这还怎么跑嘛。”说完还不露痕迹的敲了敲腿脚。

  看着眼前如此搞笑的王启年,林峰顿时玩心大起收起令牌抱着胳膊,露出一脸犹如久归故人见到亲人的热忱笑容:“王大人,你这怕不是坏事多做,多到自己都忘记了吧!不过你放心,我今天不是来寻你晦气的,而是给你送银子的,这样吧!只要你能跑过我,或者不被我抓到,我给你五十两银子如何?”说着林峰从身上掏出一个印着金色绣边儿云朵的古色古香的钱袋子,对着王启年说道,对于王启年是个财迷这一点,林峰还是深信不疑的。

  果然,在看见林峰掏出钱袋子的那一刻,王启年空洞无神的双眼顿时一亮,就连苍白的面色都变得有些潮红。

  不过看向林峰腰间腰牌处,又摇了摇头。

  “大人,我王某人不是大人您想的那般,是贪财之人。”

  “八十两!”

  “大人!您把我王某人当做什么人了?”

  “一百两!”

  “大人?您,您说的可算数?”王启年嘴巴微微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颤抖,这钱比卖地图挣的可快多了,用手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咬牙道:“您可别反悔。”

  林峰嘴角微微一扬把手里的钱袋子拋了过去:“一百五十两,只多不少!”

  王启年接过那古色古香的钱袋子,看着那鼓鼓囊囊的样,微微嗅了嗅,低声说道“银子的气息,真香。”在手里一颠就知道这眼前这位穿着华丽的公子哥所言非虚,对于银钱他在是熟悉不过。

  微微弯腰,做出拱手先请的姿态,不待林峰有所表现,王启年倒是脚底狠狠在地上一跺,整个人就像是出弓的烈箭瞬间奔袭出去三四丈,几个起伏就要消失在古色古香的建筑之间。

  看着消失不见得王启年,林峰嘴巴微微张开,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间尽然有些许晃神,想着王启年对于钱财一项,虽然痴迷,如今这般表现来看这哪里是痴迷,这简直就是疯狂。

  已经消失在人流的中的王启年,林峰想来今天是认载了,看着地上被王启年踏碎的青石板,心里不禁又有些暗暗佩服,跑的可真够快的,难怪被称为监察院两大追踪高手。

  这要是换做他,能够做到这般吗?这王启年在电视里的身份就比较神秘,没成想在这里更是像迷一般的存在,按照之前看过的电视来说,越牛逼的轻功都是踏雪无痕,蜻蜓点水一般,这家伙到好整得一飞冲天,而且还把青石板给踏的稀碎这么夸张,这人真气要么是真强大,要么就是纯装逼,因为林峰同样也能做到,可是做不到王启年这般信手拈来。

  “这家伙还是这般卑鄙,大人莫急,他王启年终有回到监察院的时候。”

  “就是,到时候大人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到时候算上我那份……”

  “对对,别让他好过…”

  “……”

  一时间四周响起阵阵谩骂,安慰声,搞的监察院门口乱哄哄的,像极了一个菜市场。

  “干什么?都没事做了吗?”这时一个威严沙哑的声音传来。

  周围原本有些喧闹的人群,顿时没有一丝声音,众人都只是低着头迈着小碎步默默前进。

   林峰抬头一看,见着一个国字脸,浓眉小眼,鹰钩鼻,面有虎须,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穿着黑袍的中年人,正远远的眯着眼打量着自己。

  自己微微朝那人点头问好,那人却是掉头离开。

  “这是一处主办,朱格大人。”不远处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林峰回头一看心里一乐,见着王启年站在一丈外,嘴巴里叼着一根已经枯萎的枯草,面色忧愁的看着自己。

  “你回来作甚?”林峰心里有些奇怪。

  “跑的了和尚,跑不过你手里的令牌!”王启年看了一眼林峰腰间放令牌的地方:“大人,您的赌约还做数吗?”

  林峰腰间前倾,脚踩八卦:“当然做数,王大人我来了。”话一说完,化作一道残影朝王启年奔袭而去。

  “我去!”看着突然发力的年轻人,王启年眼里满是震惊,连忙吐掉嘴巴里的枯草,运气提神,化作一抹青色几个起伏出现在三丈外的房顶之上。

  见着自己一扑落了空,林峰倒是不感觉意外,毕竟这可是监察院出了名的跑的快,要是就这么简单的被自己给抓住了,那就没意思了。

  王启年躲过林峰突如其来的一扑,面色虽然不变,可是心里却是震惊不已,这身法他之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不过震惊归震惊,嘴上该说的还得说。

  “大人年纪轻轻,轻功却是如此厉害,不过比起王某人,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王启年感觉到眼前这年轻人不是特意寻仇,而且现在自己也算是有任务在身,所以心里对他的警惕也逐渐放松,话语间也有了一丝轻快之意。

  “那就有劳王大人指点了!”林峰微微一抱拳说道:“大人准备好,我可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我的愿望可是要跑过王大人你的。”

  林峰说完这话,深深吸了口气微微一跺脚,运气轻身,身体化作一阵风,朝王启年所在的预定飞了过去。

  王启年见状,心里虽然好奇那黄河是什么河,可是眼下也不太适合问话,也不说话脚下在屋顶青瓦一点,屋顶落下的青瓦扰的路过之人一阵乱骂,待看见飞过之人穿着监察院特有的青色服装,这才赶紧闭嘴,在这京都也就只有他监察院的人敢这么高来高去了。

  看着王启年朝护城河外飞出,期间还在河畔柳树枝头一点,惊的那麻雀乱飞!林峰就明白这家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这里毕竟是京都万一待会京城卫插足,那便不美,出得京都那般才是真正的比试之时,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热身而已。

  林峰脚踩八卦,之前虽然用过凌波微步,可是只是在地面奔袭,不曾有过高空腾飞,现在要越过护城河,那么只能腾飞不可能点水,那家伙飞的那般高,不就是像炫耀自己吗?既然如此林峰怎么可能落了风头。

  体内五行真气疯狂运转,脚底狠狠一跺,他顿时听见身下青石板碎裂的声音,而自己也是化作一团残影朝王启年奔袭而去。

  如果说之前的林峰用凌波微步犹如青烟,那么现在的林峰就好似一把利剑,隔着一丈远王启年都能感受到林峰身上的锐气,咬咬牙,王启年运气周身,使出了吃奶的气往城外竹林奔去。

  ………

  ………

  王启年心里暗暗发苦,暗道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本来之前已经稳稳跑了出去,甩掉了林峰,正当他躲在一个小酒馆美滋滋的数着银子时,影子大人突然出现,并且和他耳语了几句。

  虽然王启年很不想回去面对那个身份神秘的年轻人,可是比起那个年轻人,他更加不想面对的,还是那个阴冷恐怖的院长大人。

  和院长大人相比,眼前跟在自己身后飞奔的年轻人,就显得和蔼可亲多了,现在王启年心里有着诸多疑问,不过现在他来不及细想,因为身后那像剑一般的年轻人快跟上了他。

  看着眼前即将到达的约定地点,王启年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