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三十七章 陷入绝境!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陷入绝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看似在追赶着王启年,其实并不然,他只是在尝试更多的对于五行真气的理解,不过看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不服,而且那家伙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自己,那讨厌的笑容让林峰看成是挑衅,所以林峰心里生出求胜心理。

  于是他把周身五行真气疯狂运转,身体微微前倾,双手负于身后,让自己能够更少的减少风的阻力,然后运起一丝金属性真气,金属性真气锐气十足,能够破开空气,果然当金属性真气破体而出的一瞬间前方空气好似遇见什么克星一般,自行绕道而行让林峰身体一轻,减少阻力后的林峰速度顿时大大增加。

  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对自身五行真气的消耗也增加不少,好在他体内五行真气储备充足,而且吸收速度也是快的出奇,要不然也这样的速度追赶怕是不能坚持多久。

  哪怕是这样,林峰也知道要是不能在一时三刻之内抓住那家伙,怕自己也没有更多的真气去追,毕竟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他不会为了一时兴起,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看着自己离王启年越来越近,可是总是又差了那么一点距离,林峰心里想着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的钓着自己,心里才开始寻思这一件事,自己做的是不是有些欠考虑。

  从最初的无意拜访费介,在到初识王启年,想起前世内心里的愿望。

  一时兴起花了不少钱财说动王启年同自己比试,中了那家伙的道,他本来可以拿钱无声无息消失,可是又突然回来,自己被他几句粗话就把心里防备抛到了九霄云外。

  还做出决定无脑追出,这要是有心人的设计,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陷入绝境?

  想到这里,林峰心里一寒看着前方偌大的一片竹林,生出一丝防备,顿时放慢身形小心注意四周。

  前方拼了老命的王启年,见着身后身形慢了下来的林峰心里松了一口气,以为林峰同自己一样,也是陷入真气不足的境地。

  好家伙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他没有想到这位小大人看似年轻,却是有着如此修为,他现在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不过好在前方目的地即将到达,到了竹林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一咬牙,飞上一棵光秃秃的大树顶上,王启年朝身后的林峰笑了笑喘气说道:“公子,我们就以竹林为终点,谁先入得竹林为胜如何?”

  看着前方落在树梢换气的王启年,林峰也是停下身形,不过他四周可没有树木供他落脚,好在这也难不倒他,此时他离地面不过三丈左右,周身五行真气运转让真气直冲底下,硬是给他建立了一个落脚点,运气轻身倒也能够凭空站立一段时间。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我倒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何到快到这终点,王大人才会提到这一点,莫不是有人故意让你引我来此不成。”林峰负手而立在空中,周身衣服随风而动,身体笔直挺立加上一副俊朗面庞倒也有几分气势。

  看着眼前能够凭空而立的年轻人,王启年心里暗暗震惊,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就算是八品高手都不可能做到凭空而立吧!难道说这家伙是一个九品不成?一个十七八岁的九品高手,这也太恐怖了。

  “那就这般了,公子我等竹林里见!”王启年本想解释什么,可是耳里却是传来影子大人传话,这才朝林峰一抱拳,转身朝竹林飞奔而去。

  看着身形有些急促的王启年,林峰眼睛微微一眯,他不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拿不定前方有何危险,不可能就这般无脑闯入,可是不跟着过去,心里就会留下心结,那么以后做事怕是得瞻前顾后。

  心里不禁快速分析起来,王启年是监察院陈萍萍为了辅助范闲而留给范闲的助力,而现在自己同范闲还算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么陈萍萍没理由这么快对自己动手,至于那什么长公主之流,林峰就更不会认为她们会对自己动手了,毕竟没那个先制条件,自己又不会夺她手里的内裤大权…

  微微一吸气,林峰让自己所有精神集中,运起一丝淡淡的黄色土属性真气护住周身要害,朝竹林方向飞奔而去。

  ……

  ……

  “你看此人如何!”

  竹林中,有着一个临时搭建的亭子,亭子里有着两人,一个全身黑袍包裹,面上戴着面具,身上露出一丝让人不安的恐怖气息。

  一人面白无须,也是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坐在轮椅之上。

  “不好得手,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影子看着竹林外小心接近的林峰说道。

  一旁轮椅上的陈萍萍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你去试试,尽力但是不要伤他性命。”

  “尽力就代表着会伤他性命!”影子冷漠的声音回到:“您让我如何做。”

  陈萍萍一时之间陷入沉思,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轮椅上敲了敲:“去吧!”

  影子眼睛一亮,看着竹林外的林峰像是一个发现猎物的猎人,脚下迈动,人影却是消失。

  陈萍萍看着竹林外小心翼翼的林峰,心里有些期待,也有一些紧张,他同影子说的那一声“去吧!”可能会让林峰陷入绝境,可是这也何尝不是另一种希望。

  置之死地而后生,陈萍萍倒是要看看当初被小姐看中并且保护的人,到底值不值得她的托付。

  刚到亭子的王启年看着亭子里只有院长大人一人时,心里有些意外,那个平时和院长形影不离的影子大人,今天是怎么不在。

  像是想到了什么,王启年抬头,看着竹林外的那个年轻人忍不住喊了一声:“公子小心!”

  当他话语出口,王启年心知要糟。

  “你认为他能够躲得过影子的刺杀吗?”陈萍萍微微有些无力的声音好似一坨要命的秤砣砸在了王启年的心头。

  “原本你把他给我引到这里,算是有功,不过你这一声警报,却是将你也陷入了绝境啊!”

  听着陈院长的话,王启年内心狂跳,额头上冷汗直冒,心里更是后悔不已,在他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拼死一搏的时候,那个阴冷的院长大人却是又给他他一丝生机。

  “看着吧,要是那人能够逃过影子的刺杀,你也就活了,至于你的内心会不会愧疚,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王启年看了一眼陈萍萍,见他面上那若有若无的微笑,心里却是心寒不已,这当真是一个操控人心的魔鬼,先不说他能不能躲过影子大人的刺杀,就算他侥幸躲过,而自己等下又该如何去面对那个人。

  毕竟是自己让他陷入绝境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