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三十八章 九品高手的恐怖之处!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九品高手的恐怖之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心里有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蝎子给盯住了一般,对周身要害的防御做的更加的严密。

  越是靠近竹林,心里不安的直觉越加明显,可是他不可能选择后退,后退摆明自己心虚,在这种情况下心虚害怕,那等于快速去世。

  现在要做的就是小心防御,寻找机会,行雷霆一击,贪生,怕死,他还是明白一丢丢的。

  “公子小心…”

  竹林里传出王启年有些让自己琢磨不透的提示声。

  那家伙声音里虽然夹杂这焦急,可是却是没有惊恐和绝望情绪,这就让他有些难以判断眼前的形式了。

  按自己的推断来说,如果是王启年故意把自己引来这里,他不可能好心提示,既然如今他提示了,那么就说明这次的刺杀,他可能不知情。

  如果说他不知情,那么杀人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有机会报信?难道说,王启年只是被限制自由,并没有生命危险?

  “王大人心安,等我救你。”虽然心里这般想着,他还是出声说道。

  林峰脑海里在快速运转,分析着一切,在他看来有两种可能,第一是王启年可能的确是受人之托,引诱自己前来,可是他不知道那人会对自己出手。

  第二一种可能就是,杀手对自己的手段极其自信。

  自信到能够当着监察院的人杀人,监察院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毕竟王启年那身衣服可是监察院文职工作服。

  ……

  ……

  听见王启年警报,林峰第一时间停止前进,周身五行真气运转,感官全开,双眼如同老鹰一般洞察着周围的一切可能出现杀手的地方,虽然他认为杀手的品级不会很高,可还是做足了准备。

  可是让林峰意外的是,他在空中停留了足足有盏茶时间,那个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手,并没有动手。

  这也让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被他猜中,杀手的品级不是太高,要不然就不会被王启年暴露后还这么安耐得住。

  其中的两个极端,一个极高,一个不高,林峰当然愿意相信杀手品级不高,可是心里却是一丝也没有放松。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峰心里也有一些着急,毕竟他可是凭空而立,对自身真气的消耗可是不小。

  眼睛微微一眯,额头上滴落一滴汗水,面上露出即将力竭的模样,左脚一晃凭空而立的身子一个趔趄险些从空中掉了下来,虽然被他及时稳住,不过还是缓缓的往地面落了下去。

  就算是林峰快要脱力可是那个暗中的身影还是没有任何想要出手的迹象。

  此刻林峰内心才第一次生出恐惧之感,刚才趔趄是他故意为之,为的就是想把刺客勾引出来,可是现在看来那个刺客不可能轻易出手,可是一旦出手那么就是他认为的一击必中。

  这样的家伙,太恐怖,也太难以对付。

  深深吸了口气,林峰让内心的恐惧逐渐恢复双手负于身后嘴角微微一扬:“我知道你在,既然已经到了为何不痛快出手,是没有把握,还是心有忌惮?如果没有把握,我劝你还是不要出手,不出手说不定以后还能做个朋友,可是你今天一旦出手,只要我不死,我保证你会死。”

  林峰负手,并不是装逼是他在做着小把戏,毕竟他跟着费介学过多年毒,费介走之前可是给他留了不少好东西,虽然不至于干翻宗师级别的高手,可是整倒个七八品的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之前悬空,目标太大不好用毒现在缓慢降落,才有了一丝机会。

  双手负于身后,看似潇洒,实则危险,要是对手选择这个时候攻击,那么林峰会非常的危险,可是好在,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健,并没有出手。

  至于自己刚才说的话,不管今天那人成与不成,退去不退,今后有了机会他都会杀了他,和要杀自己的人做朋友…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可能,除非自己想死了。

  一小瓶无色无味的毒药被林峰消于四周,被他用五行真气巧妙的控制在四周三米之内循环不散。

  毒药名为“钩吻”提取出于一种同名药草,短时间不致命,可是却能够让中毒之人呼吸麻痹,浑身肌肉无力,药效直接作用于人体骨髓,中毒时间一长林峰都没法救回。

  做好一切,林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缓慢的朝地面落下。

  就在他将要落地之时,一股危机感从大脑发出,一瞬间让他身体紧绷,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身子骨儿不自觉的做出反应。

  弯腰躬身,运气护住心脉要害,他知道杀手终于忍不住,又或许是他觉得机会来了。

  面朝地面的林峰嘴角微微一扬,双手朝地面一拍“噗嗤”一声一个无形声浪朝四周铺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像四周散开。

  要是还悬在半空,要是“钩吻”还没有释放,要是这“红尘罪”没有释放,可能自己会死,可是现在,林峰心里都有着一丝反杀的欲望。

  果然自己刚做完防御,一股无形但是锋利霸道无比的真气朝自己奔袭而来。

  随之而来的,是一把黑色锋利的剑器,而握着它的主人,是一个全身被黑色衣袍包裹的男人。

  见着这身打扮,林峰心里一惊,心里仅有的反杀欲望抛到九霄云外,面色严谨,脚在地面用力一蹬,整个完成一个360°旋转,双掌全力推出一团五行耀眼光芒对上那无形锋利霸道的剑诀真气。

  “轰……”

  一声闷响!

  两团真气在空中剧烈碰撞,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地面被硬生生炸出一个两米大小的大坑,四周土石横飞,灰尘滚滚。

  剑诀真气刺破五行真气,直奔林峰心脉,看着直奔心脉而来的黑色剑器,还有握剑主人那无情的瞳孔,林峰知道要糟,全身真气疯狂运转,一个近乎真实的土墙光盾出现。

  这是一个被他在瞬间压缩了无数倍的五行真气,就这一下几乎掏空他的真气储备,希望能够挡住,希望“钩吻”早点发力。

  黑色锋利剑诀同自己黄色土墙碰撞。

  “叮…”

  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剑诀没有消失,土墙没有破裂,林峰心里松了口气,他还能坚持一刻。

  现在唯有祈祷,祈祷“钩吻”对九品高手有效,九品高手啊!真是撞了鬼了。

  只是影子的刺杀,是代表陈萍萍的意思吗?

  如果是,那么自己得动用之前的伏笔,跑路了。

  眼前空洞无情的瞳孔微微闪烁了一下,林峰心里一喜看来有效。

  突然一股无形热浪把林峰硬生生给推了出去两米远,面颊上一热,一股暖流流了出来,可能是被四周纷飞的卵石划伤了脸。

  在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看着手心里的鲜红嘴角微微一扬:“好家伙,伤我英俊容颜,你完蛋了!咳咳…咳…”

  话没说完忍不住咳嗽了起来,用手捂住了嘴巴。

  “果然,还是受了内伤,而且受伤不轻,九品高手恐怖如斯啊!”强行把体内翻滚的气血压制回去,内心惊讶不已,五竹叔曾经说过,七品高手是不可能轻易破除他的防御的,更何况是伤到他?

  可是如今的情况来看,来人是他娘的九品…

  九品高手,还这般小心稳健,看来自己是真的要玩完了。

  “别硬撑,强行把气血压回去,只会让你伤得更重。”

  滚滚灰尘过后,一个全身黑袍的男人站在被林峰同他轰出来的大坑一旁。

  全身黑袍包裹,面上戴着面具,露出一双如同鹰眼一般的眼睛。

  “影子!”林峰看着那道身影心里有些混乱。

  希望是那个老变态对自己的磨练吧,毕竟电视里他可没有少算计范闲…

  想到这里林峰一口浊气没换的出来,胸口一闷喉咙处腥气乱串,最后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还好没有夹杂着内腑脏器碎片。

  “呼…呼…”

  吐出两口黑血,林峰重重的呼吸了几口,那胸闷的感觉这才舒服了不少。

  用手摸去嘴角上的血腥,看着大坑那头的影子,林峰咬咬牙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左手掌做出转动钥匙模样,向内转动半圈,四周空气莫名发生一丝悸动。

  右手一股夸张到变形的火属性真气凝聚压缩成一团篮球大小的火球,对着影子奔袭而去。

  影子眉头微微一皱,面色严谨,用力挥剑朝那狂暴威力极大的火球砍了过去,这种东西虽然麻烦可是倒也不难对付。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那火球看似威力无比,当他击中并且击飞的时候却是发现并没有多么费劲,而且连那意料中的爆炸都没有。

  火球在飞出去两米左右,化作一团巨大火焰,让四周空气都变得灼热无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影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

  “旁门左道之术,最是无用,不过你同那些废物又不太一样,居然可以挡住我会心一击。”影子把剑杵在地面,双手按在剑柄上看着那个晃晃悠悠的年轻人,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好奇。

  这家伙如此年轻,就有着如此厉害的算计和修为,从他开始进入竹林百米范围,林峰的一切动作就已经落入影子眼里。

  可是那个时候林峰防御太过完美,他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何手段,所以并没有立即出手,他不认为一个七品蝼蚁能够让一个暗夜之王陷入被动,相反他认为林峰是一个有趣的人,果然能够入那个家伙眼的人,都不简单。

  被人一个境界远远高于自己的人盯上,不求保命还想着反杀,不是无知,就是无畏。

  他不觉得林峰是无知的人,既然无畏,影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何无畏之处。

  看着林峰的布置,影子有些失望,靠毒吗?虽然他曾跟着费老学习,不过还是入不得他眼。

  如果眼前的人是费老,那么影子二话不说掉头就走,换做他人下毒,他还没有放在心上,那怕这人是费老的徒弟。

  “话语试探,下毒,防御,这些都做的不错,你唯一错的就是对自身的盲目的自信,和对对手境界的错误估计。”影子看着远处那个身材又恢复笔直的年轻人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最初认为想要刺杀你的人,身手最高不过七品吧,这也是你想要救…”

  “呸……”

  林峰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水。

  感觉到对面话语中断,抬眼一看,影子的面色他虽然看不见,不过从眉宇来看多半自己那一口“呸”还是让他有些生气的。

  “啊!不好意思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吐口血而已,您要是没说完继续就行,不用管我。”林峰用手抓了抓头,面露微笑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在拖时间,现在不管是林峰,还是影子,都需要时间,林峰需要时间恢复,影子嘛,需要时间中毒,时间越久中毒越深,毒入骨髓那就真的凉凉了。

  反正到那时候林峰是救不了的,目前来说还能救治,只是怎么说也没有理由会救的,虽然他现在在影子身上没有感觉到一丝杀气。

  可是那并不代表他林峰没有杀机,毕竟吐了两口血呢,就算是老变态的试探,也是该付出代价的。

  “哼!”影子冷哼一声,脚下一跺,一块黑色锋利石子朝林峰奔袭而来。

  林峰不敢小视,运足真气一抹黄色真气撞上那黑色锋利石子儿。

  “砰……”

  石头子儿毕竟没有真气包裹,应声粉碎化作一团黑色石粉,在空中随着气流打了几个转消失不见,不过也击碎了林峰的土属性防御真气。

  影子在踢出石头子儿后,就转身消失不见。

  林峰伸手,想要说一下他中毒了,可是既然人家已经洞察,那也就没必要提醒了,倒是他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

  看来真如自己想的那般,这果然是那个老变态对自己的试探了,只是九品高手真的可以做到完全的对毒免疫吗?要知道哪怕是林峰也惧怕“钩吻”的,到现在他都没有捣鼓出解药。

  微微调息,感觉到脏腑只是有些位移,并没有大碍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当他看着那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被王启年从竹林里推着出来,还眯着眼露出一嘴白牙看着自己时,心里又有些闷的慌。

  好想上去给他一拳啊!这个死人,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