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四十章 愤怒的范建!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愤怒的范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峰同王启年一同回到京都,轻车熟路的王启年领着林峰到了一处面摊。

  “老板,四碗阳春面,两碗打包!”

  “好咧,客官稍等片刻。”

  看着林峰奇异的目光王启年笑着回答道:“家里有夫人和女儿,夫人好懒,我这般给她带回去都习惯了。”

  林峰笑着摇摇头,看着四周行走的寥寥无几行人,和这露天面摊。

  “这一碗阳春面才几个钱,刚才你可是拿了我十几两银子。”林峰有些无奈,这个家伙当真是掉入了钱眼里。

  王启年嘿嘿一笑,拿出两双筷子在衣袖上一擦,递了一双给林峰:“这家面条,可是京都一绝,大人可不要以这个地方破烂就看不上这里,我告诉你这里平时都得排队的。

  好吧,其实是咱家上有老,下有小,这花钱的地方就多了,所以能省则省,大人还请多多担待。”见着林峰没有丝毫犹豫就接过筷子,王启年那满是皱纹的脸颊笑的更开心了。

  “以后可不能这般了啊,这筷子要用开水烫,才能更加干净,你这家伙袖子怕不是比这筷子原本还埋汰。”林峰接过筷子,吸了吸鼻子:“嗯,这面条不错,葱油真香。”

  这时老板端着两碗面条走了过来,听见林峰的话语一张老脸笑得乐开了花。

  “这位公子是个识货人,不瞒公子,我这油,可是花生油,然后可是用上好的大葱,生姜,芝麻,经过文武火反复熬出来的,香得很。”

  林峰看着汤汁透亮,面条上绿油油的青菜,和那油亮的面条顿时食欲大开,拿起筷子不理会老板准备开吃。

  “就算是你夸的像花儿一样,我也不会多付你一个铜板,快速去给我打包两碗,记得加两个煎蛋和牛肉。”王启年在一旁催促道。

  “那不成,今天你可得先付钱。”面摊老板是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人,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王启年:“我认得您,上次您就少付了一个铜板,我可是被我夫人好生数落了一顿。”老板的声音憨厚老实,不过却是有些抱怨。

  王启年看了林峰一眼朝面摊老板说道:“今天这位贵人请客,你别在这里添乱。”

  面摊老板回头看了一眼林峰,转身就离开。

  “哎,你咋不问他要钱?”

  “公子一看就是面善之人,不捉急吃完再给也行。”

  “老板说的好,不光手艺好,这眼光也好,再给我来一碗!加蛋加牛肉。”就这么一会功夫,林峰已经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碗里的面条。

  店家乐呵呵的回了一声,很快又给林峰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绿油油的青菜,煎的两面微黄的鸡蛋,和卤煮得通红透亮的牛肉,在配上那透亮的高汤汤底,汤面上飘着一些葱香扑鼻的葱油,林峰吹了一口气,那油珠子就欢快的跑到了一边去。

  端起大碗,林峰先是喝了一口面汤,入口清香不腻,在吃一口劲道弹牙面条,配合着软烂浓香的卤牛肉,林峰肚子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看着自己碗里的青菜,在看看林峰碗里的鸡蛋,和牛肉王启年顿时觉得自己好似已经饱了。

  “得得,我知道好吃,您就别故意勾引我了,哎哟喂,可是馋死我了。”王启年忍不住,转过身去快速的吃过面条,这时店家手里拿着两个已经打包好的的面条出来。

  林峰放下手里的筷子,见着王启年正在四处张望,无奈的摇摇头,掏出一锭碎银子放在桌上。

  “不用找了。”

  “谢谢客官!”五短身材的中年人收起银子朝林峰弯腰感谢。

  “哎,那哪能行呢!该找…”王启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峰抓着脖子后的衣服离开。

  “亏了,亏了,亏大了啊!那么大一锭银子,就吃了几碗面,还有两碗不加蛋的…亏大了…”一路上王启年又是拍胳膊,又是跺脚的。

  “你要是再这样,面条汤就全洒出来了。”一旁的林峰无奈提醒到。

  “对了,对了,大人要是没什么交代,我就先去给夫人小女送吃食了,要不然面条坨了就不好吃了。”王启年一拍脑门,看着林峰说道。

  “你过来,不是人过来,头伸过来…”林峰在王启年耳边耳语几句。

  看着王启年有些意外的表情,林峰说道:“快速回去,要不然面条就真坨了!”

  王启年点点头:“那没事小人就先告退了。”

  挥挥手看着那个一颠颠离去的王启年,林峰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真是个真实的人。

  ………

  ………

  林峰看了一眼天,周围已经黑了下来,四周行人也变得稀少,看来今天是不能去天水大街的店铺了,一天不见若若还真有点想她。

  负手,林峰转身朝范府的方向走了回去,路过一个胭脂水粉店时,林峰进去挑选了几样东西,都是女孩子喜欢的。

  在离范府还有十米左右,林峰稍微在自己脸上涂抹了一下,感觉自己脸上的伤口没那么容易被察觉,这才抬脚往范府走了过去。

  “少爷!需要我们帮忙吗?”门口的门童,可能是得到了什么交待,远远的看着林峰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时,就要上来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你们忙去吧!”林峰礼貌的拒绝了他们的好意,自己拎着东西往范府走了进去。

  路上的妇人婆子见着林峰都恭敬问好,林峰也是一路回礼,走的快到了若若门前,却是听着里面有着交谈。

  “小姐,您说林少爷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怎么,你这小妮子这就开始想我大哥了?这才出去一个白天你就这般想他了,你同我大哥才见过几次面?有两次吗?”

  “嗯,五次,不过都是偷偷躲起来见的。”一个有些害羞扭捏的声音回答着。

  “好呀,这么小就思春了,那我就告诉我姨娘,把你送给我大哥如何?”

  “…好呀!好呀!到时候我请小姐吃好吃的。”

  这时屋外的林峰见着远处一个身影走了过来,透着灯光林峰看出那人正是范闲。

  “大哥为何站在屋外?”范闲朝林峰微微一笑,露出那甜美的笑容。

  “我也是刚到,二弟来这是干啥?”林峰看着范闲问道。

  “哦,我来通知妹妹吃饭,正好大哥来了,就一起进去吧!”

  ……

  “哈哈,你这妮子,我叫姨娘把你送给我二哥,偏不让你如意去我大哥那。”这时屋子里传来范若若那甜美的声音。

  “妹妹就是这般,和谁都亲近。”范闲抬起手,正要敲门,屋里却是传来一个委屈巴巴的声音。

  “小姐,我求求您千万别让奴家去二少爷那里。”

  “怎么,你不喜欢我二哥不成。”

  “奴家说了您可不能生气,我不喜欢二少爷,我只喜欢大少爷!”

  “那可是我二哥,同样也就是你主子,你没的挑选的。”范若若声音变得有些冷,隔着门林峰都能感觉到这丫头怕是真的生气了。

  “咳!”咳嗽了一声示意门外有人。

  为了不让屋里和屋外的人尴尬,林峰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传来范若若的声音。

  “林峰同范闲,来给若若公主请安啦。”林峰开口说道。

  “是大哥,和二哥来了吗?稍等一下。”屋里传来范若若欢快的声音。

  一旁的范闲眉头微微一皱:“大哥,这里是京都,您刚才的话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会给范家带来灭顶之灾的。”

  林峰摊摊手:“这里又没有外人,谁会知道。”看着范闲认真的表情林峰笑着说道:“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听的林峰的回答,范闲这才松了口气露出那甜美的笑容。

  “你的书弄得怎么样了。”

  可能是没想到林峰会过问书籍的事,范闲第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颔首想了想范闲这才回答道:“印了几章,都交给范思哲去弄了,那个家伙就是个经商天才,有时间你们倒是可以好好聊聊。”说到范思哲,范闲那眼里满是意外和惊喜。

  那小子平时傻里傻气的,可是一说到经商,却是脑袋灵光得很。

  “都是暗地里弄的吧!范建…义父他知道吗?”

  范闲点点头:“毕竟经商不光彩,不过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这那能让爹知道,要是被他知道还不打断范思哲的腿。”

  林峰抬眼看了一眼范闲:“为何是打断范思哲的腿?不是你们二人合伙弄的吗?”

  范闲张嘴想要说什么,门却是在这个时候被从内往外推开。

  林峰拎着一大堆东西在范若若的欢声恭迎中踏进了房间。

  看着眼前的情景范闲就识趣的闭上了嘴,眼里看着林峰同范若若有说有笑,而且边上还有一个花痴丫鬟满眼含春的看着林峰,眼里一点也没有自己这个二少爷时,心里不禁有些不满。

  “二哥,你进来呀!在门外傻站着做什么。”这时屋里传来范若若有些惊喜的声音。

  听见范若若的声音,范闲面上这才露出甜美的笑容,可是当他发现范若若只是专注的打量着林峰带来的礼物时,面上的笑容就淡了几分。

  不过还是跨进了屋子边走边说:“爹下朝回来,想让我们一同吃个晚饭。”范闲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林峰,和那个屋子里的第四人,他发现那个丫头他好似见过,可是又想不起在那里见过,而且那个丫头看他的眼神,总是透着一丝惧意。

  “父亲大人回来了?那我们快过去吧!”范若若有些不舍的放下手里的礼物,挽着林峰的胳膊,拉着范闲一道出了屋子。

  至于那个丫头,她有自己的事要做,毕竟小姐和丫头的关系再好,也不能好到能够当着主人的面同一桌吃饭。

  就算主人同意,下人也不敢。

  ………

  饭桌上,晚饭过后,范建还是那般神色严谨,只不过有着些许疲态,范思哲早就找了个机会尿遁。

  柳氏见着范建疲惫神态,就去厨房让下人准备解乏的汤药去了,如今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进进出出收拾碗筷的仆人,和几个一言不发的主人。

  仆人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过在大世面,也没有主家面色大,他们知道家主怕不是又因为什么事发怒了。

  所以一行人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主家。

  待的所有人都退了下去,范建“嘭”的一巴掌拍在饭桌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真是太过分,太气人了!”

  范若若感觉起身,去拍着范建的后背:“爹,您这是怎么了?身子要紧可别气坏了身子。”

  可能是范若若的安抚起了作用,也可能是范建只是想故意做做样子,所以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只是看着林峰的眼神,却是怎么也不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