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四十四章 妙!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隔了一条街的花船上,也有一双,或者说是几双眼睛同样在打量着林峰。

  为首的一人,正是当今的东宫主人,李承乾。

  李承乾穿着一身金黄色绸缎衣袍,眉目清秀五官端正,负手立于花船之上看着对面屋顶上独自喝酒的林峰,眉头微微有些抖动。

  他不知道长公主为何要让自己去接触这个家伙,在他看来林峰不久之后就会是一个死人,毕竟求雨他听说过,可是求雪这种大言不惭的事,他不认为林峰能够完成。

  毕竟京都都几十年没有下过雪了…

  可是既然长公主开了口,那么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前来围观一番,太子殿下也还算是个性情中人,身旁自然不缺追随者,要不然也不可能会获得林拱的追随。

  当让就算是他来了,也只是打算远远的观看一番,并不认为自己会和一个将死之人有所接触。

  可是当他发现对面屋顶上的人在朝自己这边挥手时,他知道这个面,怕是不得不见了。

  林峰最初并不知道有人在远处观看着自己,不过作为一个修炼之人,感官都是非常敏锐的,所以当李承乾盯着自己看了不过三五秒时,他就确认对面船上有人在关注着自己。

  于是乎,他挥手打个招呼,看看对门的主子会不会叫人出来迎接自己。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刚才那个消失的年轻人,又出现在屋子门外,同行的还有另外两名林峰不认识的人,不过从他们手里准备的木头担架来看,林拱喝醉是常事。

  林峰同那个年轻男子并排行走,一路上手里还拿着那个没有吃完的冰糖葫芦。

  “哎,哥们你吃冰糖葫芦吗?”林峰扬了扬手里的糖葫芦冲身旁的年轻人说道。

  那人眼睛眯了眯,看了一眼已经有些发干的糖葫芦摇摇头:“对不起,林公子,小人不太爱食小孩子的食物。”

  林峰哦了一声,像是没有听懂话语里的讥讽,转头看向别的地方,不过眼里却是闪过一丝异样,如果你们是冲我来的,那无谓的,但是最好别牵连她人。

  从身边年轻的反应来看,这有毒的冰糖葫芦,多半是出自太子党的手笔,可是如果真的出自太子一党,为何他们又会邀请自己做客?难道说这里面有着什么误会不成。

  “醉仙居?倒是个有趣的名字!”林峰站在花船前,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花船,而那个引路的男子,却是又无声无息的消失。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林峰所幸放开了心怀,慢慢走,用心打量着这流晶河畔。

  林峰早就听说过,在京都西面有一条流晶河,繁荣富饶,是京都一等一的妙处。

  在儋州时,从若若给他寄的书信上见过有关京都流晶河的描写。

  说是流晶河将要流入苍山之前,走势渐缓,窝成一大片弘成镜面般的水潭。

  而不知道从何时起,每到晚上,很多座花船航行在湖面上随意行走,上面张灯结彩,像是水晶宫一样夺人眼目,十分美丽。

  林峰站在岸边,打量着眼前的花船,果然是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信书中描写的,比起眼见的还是要差了太多,这里当真是个妙处。

  林峰踏上眼前这二层楼船,在那船口,立着一位穿着白色衣裙的妙龄女子,看着登上船的是一个陌生面孔,女子眼里似乎有些意外,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恢复过来,露出异常甜美的笑容,引着林峰上了花船二楼。

  二楼处,门口立着一位怀抱长剑的白衣青年,青年剑眉星目,如同鹰眼般的双眼在林峰身上打探一番,这才侧身让林峰进入身后的房间。

  莫名其妙,林峰真搞不懂,这些个京都士子的脑回路是怎么个名堂,自己在屋里吃个鸡,屋外还得站着个拿剑的,辟邪用的吗?

  进了屋里,四处打量一番,这才像是个谈天论地的地方嘛!

  看着桌上精美的甜点,和那玉器酒壶,心道这位太子倒是舍得,居然为了同自己会面就包下了整个醉仙居。

  现在屋子里没有人,林峰想来这位太子殿下可能又要弄什么幺蛾子,所以自己干脆坐下自斟自饮开了。

  门外的守卫见着林峰如此没有规矩,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想着自己主子的叮嘱,这才把心中的不满压了回去。

  过了良久,船舱外传来一阵吵闹,林峰知晓怕是那位太子殿下回来了,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该起身相迎,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况且自己还不是龙,对方可是真的地头蛇。

  林峰起身,负手而立!这时船舱门被从外推开。

  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踏进了船舱内,像是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抬眼一看那位不被自己看好的年轻人正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李承乾居然有些错觉,好似他林峰才是这花船内的东道主一般,不过好在他作为东宫之主,还是有一些气势的,身体逐渐挺拔,面露微笑看着眼前让自己有些意外的年轻人。

  李承乾的变化悉数都落在了林峰眼里,他可是暗中动用五行真气,运作出了一丝王霸之气,可是没成想着,还是被这家伙轻易就破了自己身上的气势,果然王八,永远不可能同真龙相提并论。

  “草民林峰,见过太子殿下!”林峰微微弯腰,朝李承乾行礼。

  李承乾有些意外,意外的是林峰居然自称“草民”。

  面上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李承乾赶忙伸手:“林兄弟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林峰依言,等着李承乾坐下,他这才在李承乾对面坐了下去,只是屁股微微离椅子有着三五公分的模样。

  见着林峰的细节,李承乾面上的笑容更加浓厚,伸出一只手在林峰肩头一按:“你我二人,不必如此见外了。”

  林峰面露一笑:“谢太子殿下。”

  只是林峰刚坐下,对面的太子殿下却是叹了一口气。

  “太子殿下这是何故?”出于礼貌林峰只能开口问道,虽然他知道这样可能让自己陷入被动,可是他也不在乎。

  李承乾手里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去,左右打量了一番四周:“林兄弟初来京都,可是知道这是何处?”

  林峰有些拿不准李承乾的意思,不过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此处不是醉仙居吗?我上船的时候见着了,好大一个牌子呢!”

  李承乾好似没有听懂林峰话里之意点点头说道:“林兄弟说的不错,这醉仙居虽不是女船当中最大的,却是其中档次最高的,二层楼船,精巧美丽,设置清雅,最关键的一点林兄弟可知是啥?”

  林峰摇摇头,露出期待的表情看着李承乾。

  果然,见着林峰模样,李承乾面露得意之色,把头朝林峰伸了伸,低声说道:“是这座花航上,拥有如今京都风月场上最红的一位清倌人。”

  林峰心思一动,这么一说,他好似想起来了:“这么说来,太子殿下刚才是去请那位清倌人去了?不知那位清倌人可是叫司理理?”

  李承乾一拍手眼里露出一丝意外:“对了,不过遗憾的是我却是没有能够见着那位佳人,原本还想着请来为林兄弟接风呢,看来算是要失败了。”

  林峰有些意外,这司理理虽然是京都第一清倌人,可是在牛逼,也只是个妓,女而已,而且她的身份林峰自然也是知道的,接触太子殿下不是可以更好取得情报吗?

  为何她会如此反常,居然连太子殿下的面子都敢不给,不管是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符合一个作为探子的利益。

  像是看出林峰的想法,李承乾摆摆手:“我来这里,只是用一个普通的公子哥身份而已,同那些被理理姑娘拒绝的门客一样,别无他处。”

  林峰有些意外:“倒是这位理理姑娘设置了何种门禁,竟然连太子殿下都能给拦在了门外。”

  “林兄弟有所不知,理理姑娘同那些清倌人一样,只爱诗词,不爱银子。”李承乾露出无奈之色:“我身边确有能人,可是理理姑娘却是言明,只会接待那亲手写出诗词之人。”

  说到这里,李承乾面色不禁一红,作为一国太子,居然写不出两首像样的诗句,确实有辱颜面。

  林峰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在心里盘算一番,斟酌片刻他开口说道:“如果太子殿下只为想一见理理姑娘的容颜,林某人倒是可以帮忙。”

  李承乾双眼一亮:“难道说林兄弟可以做出惊动佳人的诗篇。”

  不过说完之后,又有些失落:“都说了,理理姑娘只会接见诗词作者。”

  “让她来这里见我不就成了,为何非得是我去见她。”林峰微微一笑说道。

  “对呀!之前为何没有想到。”李承乾拍了拍手说道:“那就有劳林兄弟了。”

  在李承乾拍手功夫,就有送来笔墨纸砚,整齐的摆放在酒桌之前的文台之上,看着来人退了下去,林峰眼睛眯了眯果然如同自己想的一般,李承乾也是个心思缜密之人。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林峰自然不会矫情,虽然他不会作诗,难道还不会抄袭吗?

  只是得抄出符合当前场景的诗篇,得转动转动脑子,毕竟他不是范闲那种变态,能够背下整本红楼。

  看着桌上的酒水林峰突然开口问道:“请问殿下,这酒可是兰陵美酒?”

  李承乾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我倒是不知,难道说林兄弟是想触景成诗不成?要是这般容我唤人去问问这老鸨便知。”

  想到林峰可能会触景成诗,李承乾内心稍微有些火热,如果林峰真的能够做到这般,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会把林峰收于门下,因为不久之后,就是靖王府一年一度的诗词大会。

  话说他的那位王弟,这些年可是闹腾很欢腾。

  李承乾差人去问了老鸨,很快那人回来在李承乾耳边低语几句。

  李承乾眉头微微一皱:“那老鸨回话说,这酒并不叫兰陵,不过倒是出自一个叫兰陵的地方。”

  林峰微微一笑:“那就够了!”于是他走到桌前已经备好的笔墨纸砚处,提起毛笔颔首想了想,在极品宣纸上书写起来。

  一旁的太子殿下探过头来,见着林峰写下的第一句,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声:“妙!”

  PS:求个收藏,投资,推荐三连!感谢投推荐票的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