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四十六章 太子的臆想!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太子的臆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李承乾嘴里不断的念着林峰送给自己的诗句,眼睛眯了眯:“这两句相较于前两句虽然用词不那么华丽,这怕才是林峰想要表达真正的心意之处,

  这主说的应该是本王,那么这第三句就应该解做,只要主人能够陪他痛饮,做到一醉方休。这后一句就要花一些心思了,不知何处是他乡…何处,他乡…不知…”李承乾想到这诗词最后一句多半是主人形容自身的的句子,他又想了想林峰的身份,他是范建的义子,刚从儋州港被调来京都,京都可做是他乡,而他一个“外人”在伯爵府一定受尽欺辱,李承乾突悟了。

  “两句连和起来就是,但凡主人能够陪我尽情尽兴的畅饮,做到不醉不归,那么我将把这里当做我的家乡!林峰啊林峰,你居然把你现在的处境和心意全都写在了这诗词的最后一句,要不是本王对诗词还有所了解,怕是要失去你等人才了。

  不过本王作为东宫之主,轻易不能做到同你一醉方休,但是想来你对酒如此了解,定是个爱酒之人,既然不能和你一醉方休,那么本王自然会让你享尽这天下美酒。”

  想到这里,李承乾豁然开朗,小心收起林峰投诚的诗词,看了一眼船舱外的夜色,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此时他的心里不禁有些担忧。

  一时间不禁在船舱内来回渡步。

  ……

  ……

  此时的林峰正走在白天繁华,夜晚冷清的天水大街,心里回想着今晚所经历的一切,从范闲的离开,他说自己是去陪范思哲整理书籍,可是范思哲却出现在酒楼里还同郭宝坤发生争执,而自己同若若一同夜游京都正好撞见…

  此中先是有人暗中对自己兜售有毒的冰糖葫芦,然后人群中无形的人流把自己硬是通过各种手段引向了流晶河畔的酒楼,让自己目睹了范思哲同郭宝坤的一幕,这明里暗里,都有一双大手在操控着一切。

  既然自己是名义上的范府义子,那么见到自己的弟弟吃亏,做为哥哥不可能不出手,只是其中被若若给搅黄了,所以林拱不得不出身言语相激。

  “不对,不对,再想想…如果这件事没有若若,以我的秉性,郭宝坤可能不会是吃个狗吃屎那么简单,如果当时身边没有若若,那么林峰当街暴打郭宝坤就不可能那么轻易脱身,可是要是没有若若,他也不会轻易出范府,难道说他们的目标真的是若若,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林峰脑海里快速分析这其中关系。

  “要是按照我的推算,那人只是想我在暴打郭宝坤后留下把柄被抓,那林拱的言语相激可能就是在暗中帮助,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自己就这般离开,肯定会受到京都军备的盘问,不管如何林峰打人是真,而且那人还是礼部尚书郭攸之的公子,郭宝坤!”这样一想来,那么太子就绝对不可能是幕后的黑手。

  如果太子殿下不是,那么会是谁呢?要切合这么多巧合,在京都能够做到这些的,还能有谁呢?

  林峰换了一个角度思考,如果那人提前知道林峰此去可能会被暗中操作安排着见李承乾,那么京都谁最不想自己见到李承乾?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林峰心里,庆国的二皇子,李承泽。

  京都有这般能力提前知晓太子会暗中操作安排见他的,并且深怕太子势力壮大的,那么就只有这位二皇子了。

  而且这也好似符合李承泽的一贯行事作风,他连范府的范闲都能算计威胁,何况是自己这个范府外人义子。

  想到极有可能是这位羊驼,林峰心里不禁有些担忧,因为这家伙可是真正的心思缜密,不像李承乾那么好糊弄,虽然最后这位皇子的结局并不怎么好,可是这不能说明他不能一手轻易捏死现在的自己。

  光是他身边的一个谢必安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更何况他可是知道二皇子还有着八大家将,一大堆私兵…虽然电视里只有谢必安一人,可是并不代表这这现实中也只会有谢必安一人。

  ……

  此时虽然也是深夜,不过作为京都绿柳之地,流晶河畔却也是人来人往,可是当林峰踏入天水大街,路上的行人却是少了起来,越走,越是人少,到最后就连打更人,林峰也没有见到。

  宽大的街道安静的落针可闻,夜里寒风吹动着地上的垃圾哗哗作响,街道两边店铺招牌发出“呼呼…”犹如厉鬼吼叫般的烈呼声。

  林峰扯了扯胸前的衣服,这京都深夜,还是有些森然,他不是信鬼神之人,可是他却是个信因果之人。

  因为所以,自然有其中的道理。

  刚才的推理,外加这般场景,林峰心想看来自己又要遇见麻烦了,电视通常不都是这么演的嘛,夜黑风高,这街上又空无一人,就连月亮都不见了踪影,这完全符合那些坏人出场的要素。

  果然,林峰走了几步,见着前面自己必经之路上,果然立着一个身穿青衣怀抱铁剑的身影。

  那人一身衣袍,在寒风中飞舞,背着光林峰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想来这样的人都生的不怎么好看。

  林峰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个世界耍贱的贱人总是喜欢怀抱贱器,双腿微张那么骚包的一个姿态出场,好似这些耍贱的人,都是出自一个流派,刚才醉仙居的那人这般,现在挡路的这人也是一样。

  就不能有个新鲜一点的出场吗?哪怕是飞檐走壁,头上脚下,转着圈圈的出场也行啊!总是写成这样,读者会有审美疲劳的。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林峰停下脚步,伸出手指着那个贱人说道:“你是不是想揍我,我告诉你我可是范府范建大人的义子,你要是动了我,嘿嘿!我义父大人可饶不了你。”

  林峰嘴上轻松,面上却是一惊,暗自惊讶,这家伙身上的气息显示这可能又是一个高手,难道说这京都真的就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自己随便遇见个人都是他妈的七八九品的高手了,这到底是京都人人如龙,还是自己天生倒霉,有事你们去找范闲啊!老盯着自己干什么?大哥我的生活不需要这么刺激的!

  对面的那人眉头一皱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聒噪,婆婆妈妈跟个娘们一样。

  于是谢必安抓着怀里的剑,指着林峰说道:“我自然知道你是范府公子,可是这并不耽误我来找你,林公子,我家主子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不知道您是收还是不收呢?”

  面色看似温顺,语气听着客气,还给了人选择的余地,可是只有林峰知道,这家伙怕是压根没有给自己选择的余地…

  林峰看了一眼眼前的耍剑的男子,伸出手:“不是说什么人送我礼物我都要收的,况且我这人有点吃软不吃硬,要不然你把贱放下,从新把你说的话,换个恳求的语气再说一遍。”

  谢必安微微一笑:“自然的,我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既然剑都举了起来,那就没有放下去的余地。”

  看着架势,林峰心里有些猜到此人已经是谁了,不过他还不能确认,只能言语试探。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接的了,号称能够一剑破光阴的快剑。”林峰把身前的衣服撩了起来,夹在腰带之上,伸出一只手说道:“还望谢贱士手下留情。”

  谢必安眼睛眯了眯:“你知道我是谁?”看来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打上一架了。

  虽然自己家的主子暗中示意可以在林峰不知名的情况下揍他一顿,可是这林峰既然曝出了自己的名号,那么他自然就不可能在下黑手。

  见着对方口里眼神中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收敛,林峰也就收了那要斗武的姿态。

  “当然了,京都第一贱人,而且耍的还是一剑破光阴这样的快剑,除了你谢必安,还有谁。”林峰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道在下和二皇子素昧谋面,他有何礼物要送于在下,如今天色已晚,事先说好,如果不是什么珍贵礼物,就算是二皇子送的,我也是不会收的。”

  谢必安听着林峰话,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只好不去纠结。

  好似知道林峰会拒绝一般,只见他面不变色的,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串冰糖葫芦:“我家主人说,只要我亮出这糖葫芦,那么就一定能够请的动林公子。”

  看着谢必安手里的糖葫芦,林峰咬了咬后槽牙。

  摇了摇头:“今晚夜已深,我就不去打扰二皇子殿下了,他日在上府请罪,告辞。”说完脚下踩着八卦之位,运起五行真气,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安静的天水大街。

  林峰心里很想去把事情弄得明白,可是眼下他更加担忧若若的安危,况且太子殿下已经答应帮他寻找,这个时候他真的不太想接触二皇子那个心机男,何况如他说的那般他真的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想见我,还来硬的,可笑…

  PS:求个投资三连……感谢投推荐票的读者大神。

  
sitemap